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手机版 | 如来藏网:倡导正知正见正修正行的学佛门户网站

热搜: 三乘菩提  涅槃  悟道  公案  十信  菩提

当前位置:如来藏网>禅宗>公案拈提>

三平万里

[公案拈提]  发表时间: 2015-04-12 21:31 点击: [放大字体正常缩小] 关闭
漳州三平山 义忠禅师 初参石巩,未得悟入。后参大颠禅师,方得悟入,后往漳州住三平山。
示众云:“今时出来,尽学驰求走作,将当自己眼目,有什么相当?阿尔欲学么?不要诸余,汝等各有本分事,何不体取?作么心愤愤、口悱悱?有什么利益?分明说:若要修行路,及诸圣建立化门,自有大藏教文在;若是宗门中事,汝切不得错用心。”
时有僧出问:“还有学路也无?”师曰:“有一路,滑如苔。”僧曰:“学人蹑得否?”师曰:“不拟心,汝自看。”有人问:“黑豆未生牙时如何?”师曰:“佛亦不知。”
讲僧问:“三乘十二分教,某甲不疑,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龟毛拂子,兔角拄杖,大德藏向什么处?”僧曰:“龟毛兔角,岂是有耶?”师曰:“肉重千斤,智无铢两。”师又示众曰:“诸人若未曾见知识,即不可;若曾见作者来,便合体取些子意度,向岩谷间木食草衣,恁么去,方有少分相应。若驰求知解义句,即万里乡关去也!珍重!”
星云法师举古德偈:“溪声尽是广长舌,山色无非清净身;夜来八万四千偈,他日如何举示人”,开示“自度度人”之意云:《佛法普遍存在“虚空”之中,佛陀的色身当然也有生老病死,但佛陀的精神慧命、法身,流于大化之间横遍十方竖穷三际,无处不在、无处没有。“溪声尽是广长舌,山色无非清净身”,你要听佛陀说法的声音吗?你听潺潺溪水,那就是佛陀说法的广长舌发出的声音。你要看佛陀的样子吗?山色无非清净身,远远的青山就是佛陀的清净法身。
如果用这个道理来推想,无论什么声音,只要你能有体会、有觉悟,小孩子“哇”一哭,你想一个生命的诞生啊!人生是苦,那不就是小孩子跟你说法吗?打铁卖豆腐,甚至于打架骂人的声音,你会想人间好辛苦、好复杂,因此你想到要学道、要求真。打人骂人也是跟你说法,甚至于汽车的声音、火车的声音,你如果会听的话,那都是诸佛如来跟你说法,要你悟道。青青杨柳、各色花朵,都是如来的法身,我们生活在如来的法身里面,佛就在我们的当下。
“夜来八万四千偈,他日如何举示人”,佛陀和我们这么靠近,说法又让我们处处都能听到,夜来的八万四千偈那么多的妙法,那么多宇宙间的道理,为什么不知道运用?为什么不把它好好的去再传播给别人?我们想到现在的一些人,一学了佛法就关闭自己,就忙自修、自立、自了,是很可惜的。对于佛法的八万四千偈,你将来如何举示人?如何可以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这一首偈语就是要我们时时生活在佛法里面,时时要再能把佛法传播出去,自度度人,自觉觉人,是非常要紧的。》(台视文化公司《禅诗偈语》页80、81)
平实云:星云法师真可封之为佛门稗官也!所讲、所写、所印之讲禅书籍,皆可称之为“稗官野禅”也!何故如是?此谓星云其人,举凡说禅讲道,皆同于世俗稗官所说者无异。稗官所说历史,名为“稗官野史”,非是正史;然而“稗官野史”,有时却是较诸正史更为正确之历史,尤其是在暴君当政之时。至于星云所说之禅、所写之禅、所印行之禅籍,则皆是禅门稗官之禅也,绝非真正之禅,故名“稗官野禅”;而“稗官野史”偶有正史所扭曲而由“稗官野史”加以补正、修正者;星云之“稗官野禅”,则是完全邪谬之世俗言说禅、文字禅,绝无丝毫正确之处。
禅门极为平实,本无玄妙可说;众生未悟之前,思之不及,臆之不得,众多世智辩聪者聚头讨论亦不能知,共同研究一生终不能解,故有玄妙;若究真悟者所住无境界之境界,本属平常──极为平凡与实在,从无一丝一毫虚妄与玄妙,自是未悟错悟诸人思之不及,故觉玄妙。由深觉玄妙故,便有“禅门稗官”如星云、圣严、惟觉、证严者流,出现于台湾,非唯星云一人而已。
今者星云开示云:“佛法普遍存在虚空之中”,正是虚空见之外道,以虚空外道见而解说禅理、解说佛法般若正理。当知一切佛法皆在有情各自本有之第八识如来藏中,由如来藏藉种种缘及无明因、业因,而有众生出现于十方三界中,此心名为空性。由有众生流转于三界中,故有觉知心之分别功能,故能参禅而得证知如来藏心,故能从亲证如来藏而了知一切法界之真实相;如是法界之真实相即是佛法,若无众生,则无一切佛法可言;若入无余涅槃,唯余如来藏存在时,则是“无智亦无得”之境界,即是《心经》所说“诸法空相”之意也!即是《心经》所说“一切世间出世间法皆无”之意也!由是缘故,依理而言,即可证知“佛法普遍存在于空性如来藏中”,绝非星云臆想所言之“普遍存在虚空之中”也,佛法迥异虚空外道见故。依理而言如是,依亲证如来藏者而言,一切真悟之人现前所观察者,亦复悉皆如是,迥无所异,绝非存在虚空之中。
今由星云所言“佛法普遍存在‘虚空’之中”一语,即可证明星云其人根本不懂大乘佛法之基本要义,何况能是禅门证悟之人?故说星云法师其人,既非声闻初果人,未断我见故;亦非大乘证悟之菩萨,尚未证得自心如来故,大乘佛法之基本法义尚且不曾知晓故。更道“青青杨柳、各色花朵,都是如来的法身”,则当星云每日吃饭食菜时,皆是吃佛法身,则佛法身应当日日损减,星云之法身应当日日增益,则众生与诸佛之法身皆是有增减之法,非是《心经》所说之不增不减之中道法也!究竟星云所说之理是耶?非耶?彼诸佛光山有智之信众等人,盍共思之!
往昔多年以来,平实常劝彼诸大法师:未悟之前莫说禅、莫解公案,以免自曝其短。而彼四大法师都不垂听,个个自以为悟,复皆自恃名声广大、道场规模宏大、信徒众多,认为信众必定完全盲目相信彼说,自认可以遮盖正法光辉,故作种种强言狡辩,以冀混淆法义之是非。殊不知正法威德无比广大,天魔尚且畏之,何况尔等四大法师凡夫?焉能只手遮天、欺蒙全台四众佛子?欺蒙诸佛菩萨、诸大护法神只、天龙八部?乃竟无所忌惮而无根诽谤正法!
今者平实举示尔等常见断见落处,一一加以条分缕析,令众周知。四众佛子中固有迷信名师之辈,然非所有佛子悉皆堕于个人崇拜而盲目迷信者,仍有部分佛子唯信明师而不信名师者,彼等必将如是实情渐渐转告同参好友,是故今时尔星云大法师之败阙、之愚蒙,便将逐渐一一为人所知,都无遮掩处!如今平实仍劝尔星云大法师:且息心静虑,勤读平实诸书,每日细心寻觅自心真如。真能十年如是奉行不违者,有朝一日,亲见爹娘时,方知平实不汝欺也!若不如是,此生终将每下愈况,一日不如一日,日日难是好日;一年不如一年,年年难是好年也!闲言表过,且举三平万里公案,共尔四大法师说禅:
漳州三平义忠禅师,初参石巩慧藏禅师时未得悟入。后又往参大颠禅师,方得悟入;后乃前往漳州,住三平山开法度众。一日上堂示众云:“如今这些时候出来弘扬禅宗的老宿们,都是学来一些以前四处奔走听来底禅门言语,自己装模作样地笼罩人,取来当作自己所亲证之眼目,与真正的禅悟有什么相同底?那你们想要学真正底禅么?且把那些人所说的种种不同的说法都丢掉吧!你们各自都有这个本分事,为什么不向自己这边去体会取证?为什么要在那里自以为知,心里愤愤、口中却又讲不出来?像这样子而说懂得禅、悟得禅,到底有什么利益?我跟你们大家分明说了吧:如果你是想要知道修行的理路,以及诸圣所建立的方便度化法门,那些自然是有大藏经的教文如今还在;但你们如果是想要证得宗门中的开悟境界,你们可千万不能错用心啊!”
如今台湾一地亦复如是,四大法师及印顺、昭慧、传道、性广……等人,哪个不是背地里“驰求走作”底人?哪个不是依文解义却又自作聪明、乱解一通底?尽学古时底野狐,背地里驰求走作,明里却装作一付证悟大师模样笼罩人;将那些经中的文句、他人所写书中、公案文句中读来底,当作自己证悟之眼目,与禅有什么相干?与佛菩提有什么相干?与宗门底般若智慧有什么相干?
尔等四大法师之中,或有自道是证悟者,或有暗示已悟者,个个示现上人相,广受供养礼拜,聚集大量钱财,打造自己所掌控底伟大佛国;及至宣扬佛法、说得禅、写得禅、出版禅时,平实取来评之,便显露败阙百出。尔等四大法师遭平实评论法义时,个个心愤愤、口悱悱:个个自认是悟,及至平实公开问著时,却又一句也道不得。迄今竟无一人道得。如是走作与笼罩,于自己之道业,于座下弟子之道业,复有何益?而竟至今不肯丝毫改易错误心态!
三平义忠禅师开示完时,便有一僧出列而问:“除了师父上来的开示以外,还有学得禅悟的道路没有?”三平禅师答曰:“却有这么一条路,只是滑溜如苔。”那僧闻之不解,更问曰:“那学人我,能不能小心地走上这条路?”平实当时若在,便急忙出列,且故意不小心滑上一跤,自顾自地步上五观堂,点个点心,便好回寮睡大头觉去,还要与三平禅师搅和作么?无奈那僧不会,三平禅师只得指示曰:“你就不要在那边用心揣摩了,自己去那条苔藓路上走走看。”又有人问道:“黑豆尚未生牙时如何?”三平禅师答曰:“佛亦不知。”平实若闻,但向伊道:“暗如漆!”
只如尔等四大法师各有恁大道场,何不找个雨天时,且赤脚跨上那些苔藓山路走走看?莫问平实滑溜不滑溜!此事方是尔等四大法师眼前最最要紧之事,莫学印顺六七十年来当个大藏经底书蠹虫,成日里啃他三乘经教故纸,又成日里啃他藏密应成派中观见底《密续》,将来作为自己底见解,有什么会处?只是治丝益棼、成就外道邪见罢了,有何眼目可说?
有一讲经僧来问:“三乘十二分教,我都不怀疑;如何是祖师西来意?”正是:遍读三藏十二教,黑豆无芽曾未见;眼暗无光岂能监?礼师更求吹毛剑。三平禅师曰:“你家自有龟毛造的拂子,兔角作底拄杖,大德你却藏向什么处?”三平禅师望斜里答去,那僧云何能会?便又问曰:“龟毛兔角,岂是世间实有底物事耶?”三平禅师便指示曰:“若要说身肉的话,你倒是重有千斤;论到智慧,却是连铢两之数亦无。”这话却似云门花药栏、胡饼、绿瓦一般,虽示入处,只是难会;语中却又带著骂人之意,责那僧广大身肉,却无智慧。
三平禅师见众人不会,又不可明讲,得要各人自参自承当,乃又开示众人曰:“你们这些人如果还不曾参见过真正的善知识,那是不应该的;如果是曾经参见过行家的话,就应该在行家那边体会出善知识的意思,就以那些意思,到岩谷间去住下来,也不要去化缘、煮饭,自己捡著树木上的果子将就著吃,衣服破了便捡些乾草填补著,不要为衣服操心,专心地参禅。能够像这个样子参禅去,才有一些机会能够与禅悟相应。如果尽是到处寻觅善知识而不肯自己去参,落在听来和记来底许多意识知解上的法义文句上,那可就真的是‘万里乡关’回不得老家了!大家珍重!下去休息了吧!”
只如台湾四大法师,个个都出头讲得禅,示现证悟之状;如今平实且要公开问问尔等四大法师:“尔等有谁不是暗里走作、明里笼罩人者?”平实上来所提关节,有请断一断看!
早料尔等个个答不得,平实更作提示与尔等:且莫管雨下多日后,生苔山路滑不滑溜,有请光脚每日上去走几遭。若肯听平实言,若肯信平实如是等言确是好意;日日行之,十年之后保汝必悟,唯除不信平实诸书所示正见者。若是勤读平实诸书,并确实履行十年后,仍未得悟者,却来问平实,平实向尔等明说了吧:“尔肉无千斤,汝智有万吨。”还会么?颂曰:
驰求走作笼罩人,万里乡关是禅狐;
写得禅籍重万吨,般若实智点墨无。
心愤愤,口悱悱,更谤平实是魔徒;
欲寻龟毛与兔角,勤耕心田无一亩。(调寄鹧鸪天。由公案拈提第七辑《宗门密意》录出)
本文标签: 本文关键字:第五,二六,三平,万里,漳州,平山,义忠,禅师,初参石,未得
愿所有功德回向:

自归依佛,当愿众生,体解大道,发无上心;自归依法,当愿众生,深入经藏,智慧如海;自归依僧,当愿众生,统理大众,一切无碍。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涂苦;所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Copyright © 2015-2018 如来藏 www.rulaizang.cn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208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