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手机版 | 如来藏网:倡导正知正见正修正行的学佛门户网站

热搜: 三乘菩提  涅槃  悟道  公案  十信  菩提

当前位置:如来藏网>禅宗>经典语录>祖师语录>

舒州龙门(清远)佛眼和尚小参语录 卷三十一

[祖师语录]  发表时间: 2015-04-12 21:10 点击: [放大字体正常缩小] 关闭
《古尊宿语录》
卷三十一
○舒州龙门(清远)佛眼和尚小参语录(住南康云居嗣法善悟编)
小参云:“好一转语。还有人答得么?”良久云:“问答俱备。所以古人道。夫说法者当如法说。且如法又作么生说。诸人既无风起浪。者里不免将无作有。所以道。其说法者无说无示。其听法者无听无闻。诸人既无听而听。我者里无说而说。若得恁么?目前无一法可得。何故且听外无一丝毫说底。说外无一丝毫听底。便能透过双关。俱无异相。不必说与不说听与不听。自然大地山河色空明暗。更非别法。可谓透出尘。劳顿居实地。虽现在三界中。炽然出三界。现在声色里。炽然出声色。且如今与诸人说听同时。作么生说个不说不听底道理。须知端的明悟始得。不见古人道。非色声香味触法。者个去处也大杀不易。参学之士。若非到此田地。管取目前有法。外既有法内必有心。内外缘生。汨没三界。诸圣由兹而出现。达磨特地而西来。还知诸圣用心处么?败是诸人心是。更无别心。亦无别法。所以道。十方薄伽梵。一路涅槃门。诚实无差。方知道无迷无悟非圣非凡。若实得恁么,便好韬光晦迹。履践诸圣玄涂。其或未然。直须管带始得。不见赵州和尚云:‘十二时中。许你一时外学。’僧便问:‘许一时外学。未审学什么?’州云:‘学佛学法。’败如佛法尚为外学。其余十二时中作个什么始得。大难其人。所以如今与诸人相会。唤作非时言论。既是非时言论。如何得相亲去。达道之人。若能熔碎盘钗钏作一金。搅酥酪醍醐为一味。说什么时与不时。尽皆中的。奉劝诸人。快好究取。二六时中。去离尘缘。莫起异念。岂不闻。昔日有人在高楼上。见二比丘従楼前过。有二鬼使扫并道路。复有二鬼。散花随后。及乎二比丘迥。次二鬼复在前。叱喝欣唾。二鬼随后。扫除脚迹。其人遂下楼问二比丘所以。其二人方悔。感悟乃云:‘我等去时。共谈佛理。及至回时。却言杂语。’诸禅德。此虽粗境界。子细推来。乃是学道之人大事。何故。败为情念瞥起外境现前。念若不生无境可得。所以先圣道。以无念为宗。而今但无凡圣异念种种心量。亦无烦恼可断亦无菩提可求。于生无生。于死无死。
“不见昔日洞山和尚与密师伯游山次。忽见白兔従草中突出。密云:‘大似白衣拜相。’山云:‘老老大大作者个语话。’密云:‘兄又作么生?’山云:‘积代簪缨暂时落魄。’者个公案如何消遣得去。且道是何道理。诸人若会得白衣拜相。便乃独步丹霄。永出常流。若会得积代簪缨。便解夺饥人之食。祛耕夫之牛。还委悉么?直饶一一委悉分明。诸人分上总使不着。如何是诸人分上事。试断看。”良久云:“讨甚兔子。珍重。”
师还东山省觐。众请小参,云:“暂下莲峰轻屈指。光阴倏尔又三年。虽然不隔丝毫许。争似躬亲到座前。某伏自数日前。陪従太平禅师。象驭再登莲峤。归侍老师大和尚。瞻礼慈容之间。须知有相见底事。敢问大众。作么生是相见底事。不可是你见我我见你是相见。若恁么全无佛法得力处。何故。世间诸趣彼此见存。常在生死之中。未有脱离之地。所以雪峰和尚向人道。望州亭与你相见了也。乌石岭与你相见了也。僧堂前与你相见了也。若据如斯指示。岂待音容相接言气相交始为相见。诸高德。夫为参学之士。须实有去处始得。还知么?如今敢道。千里同风。相见却易会。对面相见却难知。何故难知。夹山老子道。目前无庠梨。座上无老僧。诸来大众尽在于此。如何见得。目前无庠梨。堂上老师大和尚在座。与诸大众证明。作么生见座上无老僧。不可等闲过却将为闲事。昼夜被见闻风所飘鼓。根尘阴界诸入缠缚不得自由。生死事大。须得个悟由入头处始得。虽然如是。格外道人实遭怪笑。何故。须知有向上一着。且待异日他时。别为诸人点破。因记得。昔日南泉赵州二尊宿。皆是道超物外。名播寰中。时有一僧往山中。见一禅伯在盘陀石上卓庵而坐。僧遂问曰:南泉出世浩浩地。何不往彼问讯。空坐何为。庵主曰:莫道南泉出世。佛出世我亦不去。僧持此语见南泉。南泉大惊。遂令赵州往验看。州到庵主处。従东过西。庵主不顾。州又従西过东。庵主亦不顾。州遂当门立曰:庵主你败也。庵主亦不顾。遂拽下帘子而行。庵主亦不顾。大众。者一则因缘。诸人作么生委悉。莫是赵州南泉不到庵主田地。返被庵主勘破。落他陷虎之机也无。莫是庵主。虽然并无受用。临机不解互换。平地上死人也无。诸仁者。素非此理。大凡行脚人。须是道眼分明始得。若道眼不明。败被南泉赵州庵主三人换却眼睛了也。实无少许相应处。若也道眼分明。南泉赵州庵主便是上座。更无异见也。还相肯诺也无。不见道。曾经大海休夸水。除却须弥总是尘。久立。”
解夏夜小参云:“一二三。无言童子口喃喃。三二一。上下四维无等匹。衲僧活计绝丝毫。万古徽猷是今日。大众。作么生是今日事现定。东西僧俗灯烛荧煌。作么生见得个绝丝毫底事。若于此见得。历劫孤明未曾昏昧。方信道。达磨不来唐土。二祖不往西天。如是之事。葢是诸人背觉合尘。流浪日久。是以智光不得显现。所以游方问道遍参知识。若于一句下见得分明。方知无量劫来事败在今日。然今日之事也大难委悉。何故。葢为诸人现分别。者心本元真实。误认分别致背真源。但无许多分别之心。自然时常显露。败如此事。还假方便也无。山僧有个方便。普施大众。”乃竖起拂子云:“还见么?若道见拂子。翳却两眼了也。若道不见拂子。生盲却两眼了也。眼则且置。且道者拂子是有是无。拂子若是有。便心外有法。拂子若是无。坏却世谛。学道之士。到此如何理论。如斯指注太甚压良为贱。若是真正道人也无如许多事。故我释迦如来在日。建立个方便门庭。亦无如许多事。每至结足安居。不相往来。各各求证道果。于九十日中。或有所得或无所得。或有疑虑或无疑虑。或有罪或无罪。至休夏自恣之日。方诣佛所。各呈已见。求佛印可。故谓之自恣。自大觉掩光已来。人心闹乱。致有朝参暮请种种见知。所以不能得契本源也。
“忆昔佛在竹园精舍。与大比丘结足安居。至自恣日。时优波离尊者观诸大众。如海清净无有缺犯。唯有文殊师利菩萨。不乐所止之处。好游聚落违犯禁戒。时优波离具以白佛。欲摈出文殊。世尊谓曰:‘若摈得但摈。时’优波离遂集众鸣椎。左右上下皆是文殊。遍虚空界一切之处悉是文殊。世尊谓优波离曰:‘汝欲摈那个文殊?’时优波离放下椎。礼拜忏悔云:‘我小德小智。不识大士境界。’大众。当时可惜放过。甘为乐小法者。若下得者一椎。莫道文殊。假使释迦老子。亦无容身之处。诸人还知得者一椎落处么?若知得。尽大地一切众生四生六道。一时瓦解冰消。无丝毫可见。或有个衲僧出来道。请和尚试下手看。即向伊道。动不如静放过一着。何故。落霞与孤媾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昔有一人。因行失路。宿一空屋中。夜有一鬼负一死尸至。续有一鬼来云:是我尸。前鬼云:我在彼处将来。后鬼强力夺之。前鬼曰:此中有一客子可证。二鬼近前云:此尸是谁将来。客子思惟道。二鬼皆恶。必有一损我。我闻。临死不妄语者。必生天上。遂指前鬼曰:是者鬼将来。后鬼大怒。拔去客子四肢。前鬼愧谢曰:你为我一言之证。令尔肢体不全。遂将死尸一一补却头首心腹。又被后鬼所取。前鬼复一一以尸补之。二鬼遂于地争食。其肉净尽而去。于是客子眼前见父母身体。已为二鬼所食。却观所易之身。复是何物。是我耶非我耶。有耶无耶。于是心大狂乱。奔走至一精舍。见一比丘。具述前事。比丘曰:此人易可化度。已知此身非有也。乃为略说法要。遂得道果。汝等诸人。败说参禅。举因缘便唤作佛法。此是禅髓。何不恁么疑来参取会得么?你身不是有不是无。有是心有身。则未尝有。无是心无身。则未尝无。你会得么?更说个心亦不有亦不无。毕竟不是你。本有今无。本无今有。断常见解。久立。
本文标签: 本文关键字:舒州,龙门,清远,佛眼,和尚,小参,语录,三十一,古尊宿语录
愿所有功德回向:

自归依佛,当愿众生,体解大道,发无上心;自归依法,当愿众生,深入经藏,智慧如海;自归依僧,当愿众生,统理大众,一切无碍。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涂苦;所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Copyright © 2015-2018 如来藏 www.rulaizang.cn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208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