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手机版 | 如来藏网:倡导正知正见正修正行的学佛门户网站

热搜: 三乘菩提  涅槃  悟道  公案  十信  菩提

当前位置:如来藏网>禅宗>经典语录>祖师语录>

舒州龙门(清远)佛眼和尚语录 卷二十九

[祖师语录]  发表时间: 2015-04-12 21:10 点击: [放大字体正常缩小] 关闭
《古尊宿语录》
卷二十九
○舒州龙门(清远)佛眼和尚语录(住南康云居嗣法善悟编)
为亡僧下火:“几度曾经恁么来。者回又是入天台。一堂道侣同相送。珍重峨嵋下五台。”遂下火云:“遏辣辣。”
上堂:“近日亡僧迁化。此一则因缘。有人会得么?大凡参学须见生死根源。生死若有则不明道。生死若无又作么生?无得多见。时流错会。妄作主宰。今日试举先圣两则语。证验今人错处。败如临济和尚示众云:有一无位真人。常在你等面门出入。未证据者看。如今一气才断。便乃烂坏虫生面门出入。无位真人此时作么生主张。既无可主张。古人因缘又作么生消杀。古人又道。你去父母未生时。明取你本来面目。诸人如今尽是父母生后所有。许多时行住坐卧施为运用。却分付何人。若无分付处。古人语又作么生消杀。莫是不干此身之事。任生任灭直明本性否。莫错会。且如厌身如桎梏。术智如杂毒。出三界了尚败名羊鹿之人。见身心无起灭无内外不住不去不取不舍。平等趣入。故名大乘根机。看来亦败为明生死之道。诸人未了生死疑情。参学有什么?是处要得省心力么?但明取。若身若心若外世界种种变化。悉由何发现。须是一得了始得迷情不现。说法恒沙不了。后并无用处。达磨大师曰:吾本来兹士。传法救迷情。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可谓无承当人也。归堂吃茶去。”
上堂:“僧问德山。如何是宗门奇特事。山曰:我宗无语句。实无一法与人。”师云:“漏逗了也。僧问雪峰。和尚见德山。得个什么便归来。峰云:我当时空手去空手回。”师云:“漏逗了也。睦州唤僧。僧回头。州云:担板汉。”师云:“漏逗了也。一漏逗二漏逗三漏逗。用意搀前先在后。莫于佛祖结冤亲好。看衣珠常离垢。家中人斗头走。淮南笑杀龙门叟。有人若会笑因由。眼似铜铃大如斗。阿呵呵归堂去。”
郭公朝散施宝葢上堂,举:“木平和尚行脚时问洛浦。一沤未发时如何?浦云:移舟谙水脉。举棹别波澜。木平不契。遂问盘龙。龙云:移舟不辨水。举棹即迷源。木平遂于言下大悟。后住木平。李王诏至金陵。问道于他。法眼有偈云:木平山里人。貌古言复少。相看陌路同。论心秋月皎。坏衲线非榴。助歌声有鸟。城郭今日来。一沤曾已晓。诚哉是言也。作么生明他向盘龙言下悟底事。若有人问龙门。一沤未发时如何?龙门实难吐露。良久遂云:“一沤未发时。宝葢向空垂。瑞色飘飘起。香风<风弗>々吹。何劳轻举拂。不假略扬眉。五百曾亲献。如来印可之。昔日毗耶离城五百长者子。各持七宝葢来诣佛所。佛之威神令诸宝葢合成一葢。遍覆三千大千世界。诸人还信得及么?非但古人。今诸人皆有此一葢。还曾窥觑得着么?若窥觑得着。步步莫非玄路。言言尽转法轮。其或未然。山僧虽老拙。宝葢助宣扬。久立。”
上堂:“龙门老自云:‘作么?’复问你:‘毕竟是谁?’对云:‘是你。’复云:‘你夏中做得个什么事?’对云:‘难说向你。败恐你落在见闻。’又云:‘但说无妨。’”师乃提出拄戴云:“有见有闻是凡夫。无见无闻是二乘。有人识得否?”良久云:“鸳鸯绣了従君看。不把金针度与人。参。”
拨田衷子至上堂,谢恩毕。举:“百丈和尚谓众云:你等为我开田。我与你说一段大义。众开田了。请师说大义。百丈起来展手舒伸。大众。古人得恁么径截。还会他恁么方便处么?百丈说大义。辛阖事可知。龙门无道理。大众绝狐疑。帝力乾坤重。君恩雨露垂。有人相借问,云外略扬眉。为什么扬眉?”良久云:“万古长春。”
上堂:“鼓声才动法义已周。大众上来寻光而至。山野高提祖印。诸人共息狐疑。直须倒岳倾湫。切莫寻枝摘叶。所以道。者里聚集为你僧堂里底。者里聚集为你寮舍里底。会得么?好于处处参知识。休用従前解会禅。”
上堂云:“南阎浮提人。就中多闹乱。无想四禅天。根性最迟缓。迟速不同伦。染净难回换。两个五伯文。元来是一贯。贯贯。哑子拍手高声唤。聋人听得佯不管。天明日出是夜半。智者大师谭止观。大众。此理如何?”良久云:“看。”
檀越请上堂,举:“端师翁住圆通日。杨次公郭功甫每住参问此道。后来往复淮南。常求法要。一日功甫访之。白云师翁遂上堂云:‘前来蒙次公大儒访及。为上堂,曾举一遍。今日功甫到来不可隐覆。更为举一遍。此语甚是奇特。’乃曰:‘上大人丘乙已。化三千七十士。尔小生八九子。佳作仁可知礼也。’遂下座。大众。言虽粗浅理实甚深。若不会上大人。如何登孔圣门。通晓六经子史百氏诗书。纵使身名显达。不晓上大人。如何佐国安邦。使功成身退。至于百工伎艺负贩庸人孩稚小童。无上大人。如何成就能事。山林河海日月星辰上圣下凡。无上大人不能安立。大众。好上大人。还会么?孔门弟子如能识。折桂登科第一人。”下座。
上堂:“三平禅师道。败此见闻非见闻。”师云:“捻土为香。更无声色可呈君。”师云:“人思旧念。个中若了无余事。”师召大众云:“立处孤危。体用无妨分不分。”师云:“巡堂看取。”下座。
众巡堂了。复谓众云:“有人会得么?”又云:“会得么?”众无对。师云:“痴汉痴汉。”
黄龙山死心和尚遗书至上堂:“死心心已死。心死死由生。拗折黄龙角。翻身卧地行。者老子従来翻着襕衫。倒携席帽。口头粗慥肚里柔和。点检丛林呵叱学者。虽传晦堂道。爱用云门禅。以骂风骂雨为训徒。以种菜种蔬为作务。兴灾降祸少喜多嗔。愚人见即攒眉。智者点头相许。要去便去果然作家。腾身元是莫徭人。睡中失却死心老。呜呼哀哉。法门不幸。”
上堂:“虚名虚相谷音鉴像。弃而不修岂明幻妄。少不努力老矣惆怅。静以思之随机称量。古德云‘譬如百岁老儿作歌舞。岂是小儿戏。’大众。会他恁么道么?百岁老儿作歌舞。侧首低眉听节鼓。心中听拍虽了然。手脚来迟转辛苦。”乃起身作舞云:“会么?老作少难。”下座。
上堂:“一叶落天下春。无路寻思笑杀人。下是天上是地。此言不入时流意。南作北东作西。动而止喜而悲。蛇头逞尾一试之。猛虎口里活雀儿。是何言。归堂去。”
上堂:“眉毛眼睫最相亲。鼻孔唇皮作近邻。至近因何不相见。都缘一体是全身。”
上堂,提拄杖卓一下,乃顾视曰:“拄杖子拄杖子。你无住持干怀。又无病痛苦恼。如此黑瘦何也。”拈拄杖呵呵大笑云:“是何言也。若色见声求是行邪道。昔临济德山由之发明见谛。后来明眼尊宿由之接物度人。岂不见。黄檗普请次。檗谓临济云:‘我最得者拄杖气力。’临济近前夺下拄杖推倒黄檗。黄檗遂云:‘扶起我来。扶起我来。’时有一僧。近前扶起云:‘和尚争容得者风颠汉恁地无礼。’檗却打其僧数下。临济乃云:‘苍天苍天。’大众。当时拄杖子。如今却在龙门手里。”乃提起召大众云:“还有临济手段底么?出来出来。龙门却是放得下。”遂抛下拄杖,放身便倒云:“有扶得者出来。”良久云:“既无临济之人。又无扶起之者。龙门自起自倒。有甚用处。归堂去。”下座。
上堂,举:“沩山和尚坐次。见仰山従方丈前过。沩山云:若是百丈先师。子须吃痛杖始得。仰山云:今日事作么生?沩云:‘合取两片皮有分。’仰云:‘此恩难报。’沩云:‘沩山年迈。非子不才。’仰云:‘今日亲见百丈师翁。’沩云:‘子向什么句中见先师?’仰云:‘不道见败是无别。’沩云:‘始终作家。’”师云:“従上来至百丈有不犯之令。沩山深得其旨。能向剑刃上行。仰山饮气扶持。且不犯锋伤手。有般汉。败管行棒下喝。还明他不犯之令么?不见道始终作家。诸人每日来去。什么处得见百丈。”
上堂:“暂时敛念。是处是慈氏。门门有善财。介尔有心。土石山河瓦砾荆棘。大众。作圣作凡能染能净。有如是威神。具如是妙用。直得恁么,曹溪门下客。见时犹未是少林消息。败如少林消息。你曹溪门下客。合作生么?”下座。
上堂:“苏武牧羊。辱而不屈。李陵望汉。乐矣忘归。是在外国在本国。佛诸弟子中。有者双足越坑。有者聆筝起舞。有者身埋粪壤。有者呵骂河神。是习气是妙用。至于擎杈,打地,竖拂,敲床,睦州一向闲门,鲁祖终年面壁。是为人是不为人。信知一切凡夫埋没宝藏殊不丈夫。诸人何不摆基张帆抛江过岸。不可钉摇橹。何日到家。既作曹溪人。又是家里汉。还见是家里事么?”
上堂:“举先师在白云会中作磨头。一日端师翁下来曰:‘你还知一件事么?’先师曰:‘不知。’师翁曰:‘近有数禅客。自庐山来。问他皆有悟入处。教伊说亦说得有来由。举因缘向伊亦明得。教下语亦下得。”端师翁良久谓先师曰:“磨头败是未在。你道如何?”先师闻了心下不安。得七日七夜。不成肠肚。正中心下。乃自思惟曰:“既悟了说亦说得。明亦明得。如何却未在。忽然中夜方会得。従前宝惜一时放下。”遂白端师翁。师翁起来手舞足蹈。某曾侍奉先师。闻先师举此因缘谓某曰:“参学须是一时放下方得安乐。大众。还见得否。放得下好脱挤。放不下牛拽杷。堪笑诸方老古锥。打鼓说禅无尾柄。无尾柄。不惊怕。不惊怕。可嗟讶。解踏毗卢顶上行。不言亦自传天下。好大哥。”
上堂,举:“百丈大智禅师谓众曰:‘并却咽喉唇吻。道将一句来。’沩山云:‘却请和尚道。’五峰云:‘和尚也须并却。’云岩云:‘和尚有也未?’”师云:“此是丛林中流布底事。雪窦禅师后来品评此三人语。各有浅深。却请和尚道。虎头生角出荒草。和尚也并却。龙蛇阵上看谋略。和尚有也未。金毛师子不踞地。如今众中或去请益或去过话。有人道。此三句语未契得百丈。唤作抑而不扬。‘却请和尚道。’百丈云:‘不辞向汝道。恐已后丧我儿孙’。此岂不是抑而不扬。‘和尚也须并却。’百丈云:“无人处斫额望汝。何处是有肯他也。则是抑而不扬。‘和尚有也未。’百丈云:‘“丧我儿孙。’更是不肯也。败如百丈道并却咽喉唇吻道将一句来。甚生次第事。既并却咽喉唇吻。明个什么边事。也好扶持取。下座。”
退院离褒禅辞众上堂,举六祖大师示众云:“汝等速理舟楫。吾欲归新州去。”弟子曰:“和尚去后早晚却回?”祖曰:“叶落归根来时无口。”师云:“是什么说话。去了却更来做什么?不见东山先师道。大小大祖师。犹欠悟在。”师呵呵大笑云:“诸人还会得么?听取一颂。归根得旨复何论。洞口秦人半掩门。花落已随流水远。空留幂幂野云屯。”
到蒋山上堂:“玄沙白纸费封题。一听雷音万仞低。慰释私怀已无量。那堪更唱逻罗哩。”乃呵呵大笑曰:“古人道。笑须三十年。诚哉此语。某顷在白云时。与堂上佛果师兄道聚。其乐无涯。至今乐犹未已也。”又呵呵大笑云:“一手不独拍。两手鸣掴掴。举意超情念。相看同路陌。摩云锺阜高。遍界乌轮赫。妙机速雷电。神珠不在额。珍重人天大导师。衲僧一见丧魂魄。何也。谁敢正眼觑着。”下座。
本文标签: 本文关键字:舒州,龙门,清远,佛眼,和尚,语录,二十九,古尊宿语录,二十
愿所有功德回向:

自归依佛,当愿众生,体解大道,发无上心;自归依法,当愿众生,深入经藏,智慧如海;自归依僧,当愿众生,统理大众,一切无碍。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涂苦;所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Copyright © 2015-2018 如来藏 www.rulaizang.cn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208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