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手机版 | 如来藏网:倡导正知正见正修正行的学佛门户网站

热搜: 三乘菩提  涅槃  悟道  公案  十信  菩提

当前位置:如来藏网>禅宗>经典语录>祖师语录>

舒州龙门(清远)佛眼和尚语录 卷二十八

[祖师语录]  发表时间: 2015-04-12 21:10 点击: [放大字体正常缩小] 关闭
《古尊宿语录》
卷二十八
○舒州龙门(清远)佛眼和尚语录(住南康云居嗣法善悟编)
圣节上堂:“皇帝以天下为家。兆民为子。父子一体天下一家。王爱于民民敬于王。爱敬既同王道无外。所以佛言。如民得王。”又云:“如民之王。且王外无民民外无王。王在民外民不受赐。民在王外王道不广。如何曰民无知曰民。如何曰王圣神曰王。今上皇帝至神至圣为民父母。天宁降诞之节。日月星辰连珠合璧。江河淮济激浊扬清。乾坤造化草木虫鱼。呈祥瑞显奇特。皆皇帝至德之所感致也。伏愿。南山比寿北岳齐龄。永永万年无穷无极。”遂下禅床作舞曰:“会么?山僧舞蹈扬尘。万岁万岁万万岁。”下座。
上堂,拈起拄杖卓一下云:“圆明了知不由心念。抵死要道刑坑落堑。毕竟如何?”乃靠拄杖下座。
上堂:“举昔有一秀才。见长沙和尚看千佛名经。问曰:许多佛败闻其名。未审居何国土。长沙曰:黄鹤楼崔颢题后。秀才还曾题否。对曰不曾。长沙曰:无事题一篇好。秀才罔措。大众。秀才问佛居何国土。长沙为什么却恁么道。秀才寻常嘲风咏月。为什么长沙面前一辞不措。若是黄鹤楼有什么难题处。听取山僧题破。”遂云:“容颜甚奇妙。光明照十方。我适曾供养。今复还亲觐。”下座。
上堂:“平旦寅狂机。内有道人身。大众。二六时中折旋俯仰行来走去。说是说非分南说北。运用施为开单展钵吃粥吃饭。尽是狂机。且道那个是道人身?”良久云:“碧落有情空怅望。瑶台无路可追寻。”下座。
上堂:“适来山僧梦在寝堂上闻法鼓。遂下堂阶。梦见诸人上来近前问讯。便登法座。侍者烧香了。如今正在梦中之人施陈梦事。你等诸人。还梦见么?若真见得。是为觉人。不省梦乡宛尔沉没。还有一法与你为对么?不见古人道。目前无法意在目前。不是目前法非耳目之所到。可不是奇特。还梦见么?释迦如来道。如寤时人。心纵精明。欲何因缘。取梦中物。”遂拈起拂子敲禅床云:“是什么?还闻么?”复竖起拂子云:“还见么?”良久云:“人间天上诸知识。争似龙门梦得亲。”下座。
上堂,僧问:“古者道。诸佛不出世。四十九年说。诸佛既不出世。为什么四十九年说?”师云:“你疑来多少时也?”进云:“祖师不西来。少林有妙诀。祖师既不西来。为什么少林有妙诀?”师云:“知恩者少负恩者多。”进云:“恁么则一人传虚万人傅实?”师云:“虚处作么生传来。”进云:“任従沧海变。终不为君通?”师云:“礼拜着。”师复云:“始自只履西归卷衣南迈。空闻消息流落人间。古往今来递相敬受。大似一人传虚万人传实。山僧病多谙药性。年老变成精。不是刻剥古人。免见互相埋没。诸人应是従前觉触往日见知。従人边请益得来。言语中举时中的。出入游戏则不无。究竟真实大事。万不可得。但能情亡理丧计尽途穷。无施设处用心。正是作功夫处。山僧寻常败道。吃茶去。今日也道吃茶去。会尽诸方五味禅。何似山僧吃茶去。”下座。
上堂:“拟思量何劫悟。不思量终莽卤。欲思不思。踏破时万里无云。常显露常显露。妙用恒沙非旦暮。诸禅伯。正好休征罢战永息干戈。傍水倚山成就大事。况是人生易老寿命几何。或若生死现前。毕竟将何支准。不见古德道。若不安禅静虑。到者里总须茫然。久立。”
上堂:“来来去去去来时。去去来来离觉知。了得去来无偏碍。方知尘劫不思议。所以道。来无所来去无所去。去来之际生死昭然。前念生是来。后念灭是去。求其来去了不可得。乃至前生后生今年去年。更无丝毫迁变之相。如斯会得。始绝去来。但以众生背觉合尘去来轮转。苟能洞达复有何事。昔石头大师一日问庞居士。子近日如何?居士曰:卒说不及。乃呈一颂。日用事无别。唯吾自偶谐。头头非取舍。处处勿张乖。朱紫谁为号。丘山绝点埃。神通并妙用。运水及搬柴。石头默然许之。后造江西问马大师。不昧本来人。请师高着眼。大师直下觑。士云:一等没弦琴。唯师弹得妙。大师直上觑。大众。若不是马大师。被他一问百杂碎。诸人唤什么作本来人。若无本来人。作么生眼见色耳闻声种种施为运转。诸人还见本来人么?如今尽道。本来人无形无相。不曾着衣吃饭。不生不死。如此会得。争合本来人。要知么?诸人总是本来人。一段生死变化烦恼无明又如何消遣。听取一颂:与子偕行今日路。如君共看本来人。同名同姓同形段。无死无生无色尘。毕竟如何?切忌唤作本来人。”下座。
上堂,举:“僧问洞山初和尚。如何是佛。对云:麻三斤。大众。有恁一件事。何故无人知得。洞山见人不知了。遂自颂曰:七宝画牛头。黄金为点额。春晴二三月。农人皆取则。寒食好新正。铁钱三四百。诸仁者。此一转因缘。尽谓粗言及细语。皆归第一义。又云临机应用一切寻常。如斯会解。埋没古人。要见洞山老子么?鸿鹄一举千里飞。钻云鹞子与天齐。凤凰不是凡间物。为瑞为祥自有时。久立。”
师到真乘。请上堂,真乘举石霜遍界不曾藏语,师云:“遍界不藏全体露。丝毫有见事还差。会中谁是先陀客。不动纤尘便到家。真实到家之者。得意忘言。伶俜在外之人。随情起解。情解既起。名相是兴。言意两忘。十方咸畅。岂不见。适来堂头已普告大众。如何更令山野称提。葢为妙旨幽深人难洞达。何也。既知咫尺之间。为什么却道不睹师颜。既言遍界遍空。如何更云不曾藏覆。还见落节处么?若见得。便见石霜老子雪峰大师。亦知龙门山僧与真乘长老。又此一众禅和。总有分什处。山僧未离本院不到此中时。真乘无一人龙门长老。山僧离本院度荒山来到真乘。诸人一一相见。此间有一人龙门长老。若有一人龙门长老。于法成增。若无一人龙门长老。于法成减。减故落断。增故落常。既刑断常。岂云正见。一似上座未出家时无一人上座。既出家后有一人上座。你诸人。如何裁断得心地安乐去。还裁辨得么?向此有个入处。更有什么事也。或若未明,”良久曰:“不解作客。久立。”
上堂:“独自坐,方信西来有达磨。独自行,不用红莲足下生。独自语,分明向谁谁肯许。独自参,刹刹尘尘示指南。相逢相问穷端的。莫道山僧解放憨。”
端师翁忌辰上堂:“昔人已乘白云去。此地空馀绿水流。绿水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湖南旧说老杨岐。失却金毛师子儿。江南江北无觅处。龙门今日顺风吹。顺风吹,冲冲哩。水急风高下钓矶。”
上堂:“鸟従空里飞。人向心中住。人死心宛然。鸟没空何预。人生一过鸟。此心实可据。但自了其心。无劳问来去。所以须菩提问世尊云:何住。世尊答曰:如是住。卵生胎生湿生化生有色无色有想无想等。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而实无有一众生实灭度者。还会得么?三界万法实无丝毫生灭动静之相。败由迷此。决定惑为色身之内。所以质碍名色。领纳曰受。思惟曰想。迁流曰行。分别曰识。皆由自心之所成立。为不知此名为五阴。遂成色心二法。不见道。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现前五阴之身。为有耶为无耶。若能如是见得。实无生死等事。或未然者。岂无去来。有一则无生死因缘。举似大众。昔渐源同道吾吊慰。乃拊棺问道吾曰:生耶死耶。道吾曰:生也不道。死也不道。渐源不省。后闻僧念莲经。应以比丘身得度者即现比丘身而为说法。忽然省得。遂至石霜。携锹法堂上。従东过西従西过东。石霜曰:作什么?渐源曰:觅先师灵骨。石霜曰:洪波浩渺白浪滔天。觅什么先师灵骨。渐源曰:先师灵骨犹在。大众。还见得么?拈起拄杖曰:者个是拄杖子。那个是灵骨。者个是灵骨。那个是拄杖子?”遂卓一下云:“长安夜夜家家月。影落寒潭几个知。”
上堂:“十方世界龙门寺。大地山河是学徒。随顺众缘成解脱。筭来全不费工夫。”
上堂,举:“僧问赵州。学人乍入丛林。乞师指示。赵州曰:吃粥了也未。僧云:吃粥了也。州云:洗钵盂去。其僧言下便悟。大众。山僧今朝吃粥也洗钵盂。败是不悟。既是为善知识。为什么却不悟。还会么?岂可唤锺作瓮。终不指鹿为马。善人难犯水银无假。冷地忽然觑破。管取一时放下。
上堂:“龙门若为作端午。打动众人涂毒鼓。髑髅破后遣谁闻。鉴觉尽时敢言普。是谓南山鳖鼻蛇。好个大雄白额虎。可怜开眼觅眼人。赫日光中寻入路。
上堂:“飘飘汶汶杨柳花。红红赤赤远天霞。屈屈曲曲龙门路。僻僻静静野僧家。尚不心头怀胜解。谁能劫外恒河沙。休粮方子斋兼粥。任运还乡苦涩茶。好大哥吃茶去。”
上堂:“七七四十九。面南看北斗。死去与生来。泥牛大哮吼。所以释迦老子。未离兜率已降王宫。未出母胎度人已毕。如此则毗卢境界止在人间。涅槃妙心更于何觅。昔日那吒太子。析肉还母析骨还父。然后现本身运大神通。大众。肉既还母骨既还父。用什么为身。学道人到者里若见得去。可谓廓清五蕴吞尽十方。听取一颂。骨还父。肉还母。何者是身。分明听取。山河国土现全躯。十方世界在里许。万劫千生绝去来。山僧此说非言语。下座。
上堂,抚掌大笑良久曰:“大众。笑个什么?山僧笑古往今来一切人。有瞥地有不瞥地。不瞥地之人。如黑地数瓮。有甚分晓。瞥地之人。便自回头转脑东问西问。譬如衣锦夜游。问来问去。问去问来。忽然如昼见日。便云:‘譬如有目日光明照见种种色。多少分明。’虽然如此。更须知有向上事末后句始得。罢参大众。始于瞥地终于罢参。古往今来莫过如此。山僧所以笑他。恰如春梦相似。诸人还曾梦见么?莫道无事法尔天真好。岂不见。大庾岭头曾赶上。少室岩前立到腰。岂得不遇于人。好大哥吃茶去。”下座。
行者剃发上堂:“山僧因而度得小师一人。”遂拈起拄杖示众云:“见么?法名崇木。俗姓葛。”良久又云:“尔既投吾出家。今为汝受三归五戒。”乃云:“崇木归依佛归依法归依僧。已为汝作三归。今为汝翻十邪受五戒。汝当听受。所谓身口意也。身有三过。谓杀盗淫。意有三过。谓贪恚痴。口有四过。妄言绮语两舌恶口。作此十者名为十恶。无此十者名为十善。汝今于三业门中禀受戒法。所谓不杀不盗不妄不淫不饮酒。是五戒相。汝依吾教信受奉行。”复卓拄杖一下云:“崇木闻吾教训。乃告吾曰:和尚所说。但崇木従来无身口意。亦不知何以为持犯。纵闻三归。我不知何者名佛法僧。闻五戒相。従何受持。虽烦和尚如此。崇木并无领览处。”师放下拄杖曰:“此真吾弟子也。是真归依也。真受得戒也。所以昔人云:和尚何不畜一沙弥。老宿云:有无眼耳者。为吾寻一人来。正是此意也。好得力小师。大众。会得否。”拈起拄杖云:“扶过断桥水。伴归明月村。”久立。
上堂:“总别同异兼成坏。败是山僧与众人。高广须弥入芥子。无边刹海在微尘。昼复夜秋复春。境寂心融事事真。七宝大车既如此。去来语默莫因循。禅和子闻说了。呵呵大笑道。我会也我会也。”师乃呵呵笑云:“你会也。且道西天那兰陀寺后孤峰顶上。如今有什么人。在彼中修行。见么见么?”下座。
上堂:“赵州道个洗钵去。其僧豁尔知归。鸟窠吹起布毛。侍者当下得旨。为复是就伊明破。为复是吐露向伊。亦不是就伊明破。亦不是吐露向伊。大众会么?本有之性为什么不会?”
为四面岔和尚挂真:“虚空无相。不拒诸相发挥。宝镜无形。岂碍群形顿现。相与形而常伪。空与镜而常真。故即伪即真不生不灭。大众。或若虚空顿消殒。宝镜不临台。光境俱亡复是何物。六十三年即且置。且道即今四面老子在什么处?”遂拈起真云:“生涯何所有。今古与人传。”
上堂:“夏已半。山中早晚不甚热。知事毗赞外。无恙首座大众康休。西庵首座。旦暮流慈法乐无量。山门内外雍肃表里安为裕。涅槃山法性海。岂容取证造诣。拟议于其间哉。在夫山僧与诸人。登高而履深。不可坐取安佚而无所得也。各宜悉察。昔有一禅客。亲近一老宿甚勤。老宿每见来即挥手曰:未在未在且去。如是经久。其僧中夜思惟曰:并不蒙一言开示。败管道我未在。教我怎生柰何。思量来思量去。忽然省得。欢喜无量。至明日上去见老宿。老宿见来便点头曰:是也是也。大众。者个便是达磨大师所传宗旨。且如何便见得?”良久云:“<鸟感>々守空池。鱼従脚下过。<鸟感>々总不知。”归堂。
五祖忌辰上堂:“赵州不见南泉。山僧不识五祖。甜瓜彻蒂自甜。苦瓠连根自苦。”
上堂:“达磨大师入中国。至今几千年。得其道者甚众。领其旨者实多。大似一人传虚万人传实。大众。流言止于智者。诸人。三十年后。莫道见龙门来。”
上堂:“先圣道。法性海中亲认得。”竖起拂子云:“还有认得底么?”良久云:“认得也在法性海中。认不得也在法性海中。大众。既总在法性海中。何故却有认得认不得。且道此理如何?每常兄弟道。何处不是法性海。山僧直是不肯你道。病在何处。有人道。病在有道理处。山僧问伊。如何得无道理去。他道珍重便出。或道。今日七来日八。大众若总恁会。如何见得古人道法性海中亲认得去。莫将闲学解。埋没祖师心。”
本文标签: 本文关键字:舒州,龙门,清远,佛眼,和尚,语录,二十八,古尊宿语录,二十
愿所有功德回向:

自归依佛,当愿众生,体解大道,发无上心;自归依法,当愿众生,深入经藏,智慧如海;自归依僧,当愿众生,统理大众,一切无碍。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涂苦;所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Copyright © 2015-2018 如来藏 www.rulaizang.cn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208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