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手机版 | 如来藏网:倡导正知正见正修正行的学佛门户网站

热搜: 三乘菩提  涅槃  悟道  公案  十信  菩提

当前位置:如来藏网>如来藏>如来藏文集>

大慧与天童同一所证:如来藏

[如来藏文集]  发表时间: 2016-12-18 18:59 点击: [放大字体正常缩小] 关闭
虎丘绍隆一脉,由于兼弘宏智正觉的默照禅,数传而至大慧入灭后六十余年,已堕入离念灵知意识心中!更何况明朝中叶以后之虎丘后人所住持之天童山道场,当知更难以远离默照禅所堕之离念灵知意识境界也!然而天童宏智正觉禅师,却是以第八识如来藏为证悟之标的,不是弘扬其默照禅的虎丘后人所堕的离念灵知心也!有语录为证:【祇如四大坏、五蕴空,六根昏塞,七识舍尽〔注〕,平生伎俩总做不得,平生知解总忘了也!亲属留不住,好玩将不去,无家可坐、无地可安,直得无一丝毫许粘缀处。且道:正恁么时,真实人作么生履践?还相委悉么?】(宏智禅师《崇福禅院语录》)〔注:无余涅盘中,无十八界存在──五色根、意根心、六识心、六尘界都已灭尽。〕
语译如下:【只如舍寿入涅盘之时,四大之身坏了,五蕴也都空尽了,眼等五色根及意根心都如同被塞住而昏暗无知了,眼耳鼻舌身意识及第七识意根也都舍掉了,这时一生所作的种种方便善巧都无法做什么了,一生所学得的知解也都忘光了,世间的亲属也无法留在身边了,自己所喜爱的珍玩也带不去,到那时无家可住、无地可安,真的是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粘粘处。你们大家且说说看:到这个时节,真悟者是要怎么来履践佛法的呢?你们还知道么?】这就是天童宏智正觉禅师所说实证无余涅盘的无境界境界。岂是离念灵知意识觉知心的境界?这时正是:只剩下一个如来藏真识,离见闻觉知而无依倚的如来藏自住境界。如是一无所住,方是真实无余涅盘出三界处,这就是禅门祖师所证的牢关境界。〔编案:此一正理, 平实导师于公元二千年元月十五日晚上演讲时,已经公开宣演过了;后来并且整理成文字,于公元二○○一年元旦,以《邪见与佛法》为书名,印成书籍公开流通。欲知其详,请径向正觉同修会索阅。〕
又如:【〔天童宏智禅师〕举:九峰在石霜作侍者,霜迁化后,众欲请堂中首座接续住持。峰不肯,乃云:“待某甲问过,若会先师意,如先师侍奉。”遂问:“先师道:‘休去歇去,一念万年去,寒灰枯木去,一条白练去。’且道:明什么边事?”座云:“明一色边事。”峰云:“恁么,则未会先师意在。”座云:“尔不肯我哪?装香来!”座乃焚香云:“我若不会先师意,香烟起处,脱去不得。”言讫,便坐脱。峰乃抚其背云:“坐脱立亡则不无,先师意未梦见在。”〔宏智禅师〕颂曰:石霜一宗亲传九峰,香烟脱去正脉难通;月巢鹤作千年梦,雪屋人迷一色功。坐断十方犹点额,密移一步看飞龙。】(《天童宏智正觉禅师广录》卷二)
这就是天童宏智禅师的开示,但因古时言语时隔千年,后人很容易误会,如今语译如下,以飨大众:【天童宏智禅师举示一件公案说:九峰道虔禅师在石霜庆诸禅师座下当侍者,石霜禅师迁化入灭以后,大众想要请堂中首座接续石霜的住持位子,侍者九峰禅师不肯,所以就说:“且等我问他悟了没有再说,如果他会得先师开悟之真意,我将会如同侍奉先师一样的侍奉他。”就去问首座:“石霜先师曾经说道:‘把六尘万法休去歇去,一念万年而都不改变去,犹如寒灰枯木一般没有一丝一毫的苦乐之情去,就像是一条白练那样前后都没有丝毫的改变去。’且道:石霜先师这些话,说的是什么样的境界?”首座答复说:“这是让我们明白一念不生境界的事情。”九峰禅师听了就说道:“若是如此,那你根本就没有体会到先师石霜禅师的真正意旨。”首座说:“你不肯定我哪?装香来!(我证明给你看!)”首座焚香时就说:“我如果真的没有体会到先师的真实意旨,那么香烟上的火灭了,香烟接着生起的时候,我就无法脱去。”刚才讲完话,香烟上的火刚刚熄了,香烟即将出生时,首座便坐着舍寿了。九峰道虔禅师见他走了,就抚摩首座的背,并且说道:“坐脱立亡的功夫,你算是有了;可是先师石霜禅师证悟的真实意旨,你首座就算是作梦,也还是梦不到的。”天童宏智禅师举说这个公案以后,就作了一首颂说:石霜禅师这一宗的法脉,亲自传给了九峰道虔;首座纵使能在香烟生起之前就坐脱了去,其实禅门正脉他还是很难通得过的。自远古就一直存在着的月亮里面的鸟巢中那只鹤,一直都是一念不生的,可是它如今还是正在作千年之梦,仍然没有醒觉过来;住在雪屋里的人们,到现在还是沉迷于一念不生的一色功夫中。我宏智正觉为你们大家说了吧:即使你这个一念不生的功夫非常的好,能够坐断十方善知识的舌头,其实仍然是像鲤鱼一样无法跳过龙门,仍然会被点额而退回来的;假使真的想悟入的话,我劝你们:不妨把你的脚隐密的移一步,就可以看到飞龙了。】(平实案:古来相传鲤鱼长大后,如果想要变为飞天之龙,就会游向龙门;如果能够一跃而过,就会变成龙身而向天空飞去。如果跳不过去,就会被天人在额头上点一个红点作记号,表示它已经到龙门考验过了,以后没有机会再跳龙门了。)由此可见,天童宏智的证境,其实并不是一念不生的境界相;他恐怕大众误会了他的默照禅真义,所以特地提出这个公案来作说明,表示一念不生的离念灵知境界,不是石霜、九峰以及天童宏智自己的悟境。
他又有别的开示:【举:法灯开堂,谓众云:“山僧本欲跧栖岩窦,又缘清凉老人有不了底公案,今日出来为他分析。”僧问:“如何是不了底公案?”灯便打云:“祖奶不了,殃及儿孙。”僧云:“过在什么处?”灯云:“过在我殃及尔。”师云:这僧若是个汉,出来便与掀倒禅床,不唯自己有出身之路,亦免见祖奶不了,殃及儿孙。】(《天童宏智正觉禅师广录》卷三)
语译如下:【天童宏智禅师举示一个公案:法灯禅师开堂那一天,告诉大众说:“山僧我,本来是想要栖息在山岩石洞中;可是又因为清凉老人身后有一件还没有了断的公案,所以山僧今天出来为他分析。”僧问:“如何是清凉老人未了的公案?”法灯禅师听了就打那僧,又说道:“祖父与奶奶了不掉这件事,所以今天殃及儿孙。”那僧问道:“我的过失在哪里?”法灯禅师回答说:“过失是:我殃及你。”举示了这个公案以后,天童禅师就说道:“这僧如果真是一条汉子,当时站出来,便好把法灯禅师的禅床掀倒,不但是自己有了出身之路,也可以免掉死后见了祖父、奶奶时仍然了不掉这件公案,反过来还会殃及他自己的子孙。”】天童只教那僧出来把法灯禅师的禅床掀倒,说这样一来就会有出身处,何曾教他一念不生?由此开示,也可以证明:天童宏智禅师不是以静坐保持一念不生的境界,作为证悟的内涵。所以他的默照禅所悟,仍是如来藏,不是离念灵知意识心。
又如天童宏智禅师的另一个开示:【师乃云:是我自家底,是你诸人底,是三世诸佛底,是六代祖师底;各各分上六六三十六,这里生心即乖、动念即错。若有个汉,四棱着地掀斡不动,也较些子,便能向今时卓卓地,了无一法着彼,了无一法着我;自在人间,无往来相。彼具足是我,我具足是彼,法法住自位,所以道:性自平等,无平等者。若是恁么去也,是一个了事衲僧;更须退步,更须就己,便知道四大性自复,如子得其母。这里不着一点,不挂一丝,拈转壳漏子,与虚空合。合底是什么?若无合者,争辨虚空?若有合者,却成两个。那时明历历地要眼,净裸裸地要身,拨转机轮,便能向今时作用。若识得本来头,一切心皆是个心,一切法皆是个法,坦然平等恰恰具足,便知道“果满菩提圆,花开世界起。”若恁么十成时,好个禅和子。而今,人却道:“曹洞禅没许多言语,默默地便是。 ”我也道“你于个时莽卤”,我也知“你向其间卜度”,殊不知虚而灵、空而妙,岂不见僧问石门:“如何是和尚家风?”门云:“物外独骑千里象,万年松下击金钟。”是恁么行得到,恁么透得彻,不向死水里浸却。又不见僧问梁山:“莫便是和尚安身立命处也无?”山云:“死水不藏龙。”“如何是活水里龙?”山云:“碧潭不吐雾。”你若识得死底,便是个活汉;你若识得活底,便是个死汉。须是向静悄悄处惺惺,闹浩浩中历历;便知死中常活,不被空碍;活中常死,不被物碍;有不是有,无不是无。芭蕉和尚道:“你有柱杖子,我与你柱杖子。你无柱杖子,我夺你柱杖子。”所以六祖云:“心地含诸种,普雨悉皆萌;既悟花情已,菩提果自成。”方知当处出生、随处灭尽。珍重!】(《天童宏智正觉禅师广录》卷五)
在此一段开示记录中,天童宏智举出一件石门禅师与僧人间问答的公案,指示说:应当这样在问答之中就悟了去,不是静坐一念不生而求悟。天童禅师说:静坐求一念不生,那是死水;所以说“不向死水里浸却”。由此可见他的悟处,决非静坐到一念不生时,把离念灵知境界当作是悟境。所以他不肯当时人静坐时以一念不生的离念灵知境界当作是悟,所以斥责道:“而今,人却道:‘曹洞禅没许多言语,默默地便是。’”一句话就把那些误会曹洞宗旨的禅师们都骂了!因为曹洞宗后人总以为:静坐时心中默默无言的觉知心便是真实常住心,心中起了语言文字就是离开悟境。如今弘扬默照禅的大师们!可得记住默照禅鼻祖天童正觉禅师上面的开示!
接着天童禅师就说道:“我也道‘你于个时莽卤’,我也知‘你向其间卜度’。”语译如下:【我也知道“你正是在这个时候莽卤的承担起来了”,我也知道“你这时正在一念不生的境界中思量这样子是否就是悟了”。】这岂不是已经骂尽今时弘传默照禅的大师们了?岂不是预先骂尽晚明年代的天童山不孝弟子圆悟法师?岂不是预先骂了雍正皇帝了?难道今时的大师们,还要继续在一念不生的长时间或短时间上面来计较悟或未悟么?
天童正觉禅师又有这样的开示:【师乃云:“兄弟!有底道:‘三十年、二十年、三年、五年,在丛林中恁么做。’也道‘我参禅学道’,若不曾到底,有甚么用处?你但只管放教心地下一切皆空、一切皆尽,个是本来时节。所以道:‘一切皆从心地生,除去一切生底,还是本来心地。’者个心地平等普遍、普遍,无有不在,无有不满。既心地上生相,尽十方三世,无有一毫自外而来,俱从个里发现。便知道‘万法是心光,诸缘唯性晓;本无迷悟人,只要今日了’。心无形影,对缘即照;所以假虚空为森罗万象之体,假森罗万象为虚空之用;一切诸法皆是心地上妄想缘影,譬如湛水因风成波,唯风灭故动相随灭,非是水灭。尔心地上,存许多善恶等相,便是水上波浪;风休波灭,不是水灭;善恶相尽,不是心灭,本来一段事空不得。若是坐禅底人,风尘草动自看得出,不可道是说经说论;此是马鸣祖师恁么道,分晓直是分晓。诸人若到恁么时节,自然恰恰好好。古人道:‘百尺竿头坐底人,虽然得入未为真。百尺竿头须进步,十方世界现全身。’此是全身应现。”】 (《天童宏智正觉禅师广录》卷五)
这一段开示中,斥责的仍然是一念不生时的离念灵知心也;因为离念灵知心,根本无法出生十八界法中的任何一界,更何况能出生十八界的一一界?然而天童禅师说的真实心,却是能生万法的心,当然不是离念灵知心。因为离念灵知心必须有意根与法尘为缘,才能从真心如来藏中出生,是缘起法,也是被生、所生的法,所以是生灭法,不是常住而能生一切法的心地。常住而能生一切法的心地又是什么心呢?天童宏智禅师说道:“若是坐禅底人,风尘草动自看得出,不可道是说经说论;此是马鸣祖师恁么道,分晓直是分晓。”坐禅的人开悟时,是在风尘草动中看出端倪来的,不是坐在一念不生中而当作是悟境;只要是看出个端倪来了,说出来的法就像是讲经说论一般,但他其实不是从经论中取出来讲的。宏智禅师又说道:这就是马鸣祖师这么说的妙法,实在是太分明了!然而马鸣祖师说的实相法又是什么呢?正是第八识如来藏!由此证明了天童宏智的默照禅,证悟之标的正是第八识如来藏,不是离念灵知意识觉知心!大师们读到此处,也该觉醒了!如果找不到如来藏,就依天童禅师讲的:把所生法的十八界都除去以后,剩下的又是什么?天童说:剩下的还是本来心地。
天童宏智禅师又开示:【师乃云:“真实到处,廓落无依;更唤甚么作‘十方壁落’?更唤甚么作‘三世机缘’?一尘不受,法法同体,人人同心,只个自受用身,十方无不周遍。既知周遍,尽法法头上、佛佛心中具足本体,更有甚么事来?只者一尘,也是尔本体,也是尔本心,也是尔本相,也是尔本智;所以道:‘若色清净,若一切智智清净,若般若波罗蜜多清净,无二无二分,无别无断故。’诸兄弟!是须恁么!尔还曾空得心缘来么?还曾空得身相来么?尔若空得尽,不只是空,那时灵灵历历地,虚中明白;若恁么时,不是空了底时节。底也如是,表亦如是;在尘也如是,在法也如是;无有诸佛不如是,无有众生不如是。众生也具足如是,诸佛也具足如是;众生放得落,诸佛提得起;是以诸佛与众生同身共命,只个一念元同法界。所以道:‘上无攀仰,下绝己躬。’直是磊磊落落、浩浩荡荡,正恁么时,作么生体悉?言语道断,非去来今。珍重!”】(《天童宏智正觉禅师广录》卷五)
天童正觉禅师这一段开示中说的真实心是“一尘不受”的心,而且是无始劫以来一向都如此的;但是离念灵知心却是六尘都受的心,无有一尘不曾受;正当离念灵知现行而存在的任何一个当下时刻,都是正受六尘的。即使是在定中,也还是离不开定境中的法尘境界,并不是天童所说一尘也不受的真心如来藏。离念灵知心,必须依靠意根与法尘为缘,才能生起现行;若无法尘与意根为缘,离念灵知心就永远都不可能生起;所以当祂存在的任何一个剎那,都是要依靠法尘或六尘具足,才能够生起现行的,绝对不是一尘不受的真心。由此可知,天童宏智禅师证悟的内涵,决非离念灵知意识妄心。
宗门之所证,必须是万法之根源心,方可谓之为悟也!天童上一段开示中也如是说:“法法同体。”不论是日常生活中的六尘,或是定中的定境法尘,同样是从真心中出生的,同样是真心的一部分;而且觉知六尘的离念灵知心,以及觉知定境法尘的离念灵知心,也都是真心所出生的,同样是真心的一部分,所以天童禅师说法法同体;意谓离念灵知与有念灵知心,以及灵知心所面对的六尘或定境中的法尘,也都是从同一心体中出生的,这才是法法同体;所以天童说:“只者一尘,也是尔本体,也是尔本心,也是尔本相,也是尔本智。”离念灵知心则是面对一念不生的法尘,只能存在法尘、五尘之境界中,离六尘就不能存在的,所以不是出生法尘而与法尘同体的。如果所悟的心,不是能出生六尘、能出生离念灵知心的心体,那就不是法法同体的了。
天童又说:“尔若空得尽,不只是空,那时灵灵历历地,虚中明白;若恁么时,不是空了底时节。”如果能把色身空尽、把觉知心空尽、把离念灵知心空尽了,那时可不只是空无,而是有一个心极为灵感而与你相应的,那个心是时时刻刻都历历分明的在了知离念灵知心的你正在想什么,祂虽然无形无色犹如虚空,却不是空无的空,不是空掉一切的时节。默照禅的真义,就是默照一切虚妄,最后只剩下一个真实存在的心,那就是天童所讲的“此是马鸣祖师恁么道”的如来藏真心了!这才是天童宏智禅师默照禅的行门方法,不是默照有念或离念的意识境界,不是默照长时间的一念不生,更不是默照“前念已过、后念未起之间的短暂离念灵知境界”。然而世人阅读天童宏智祖师的语录时,往往错会,误认妄心为真,则难免沦落生死、永无尽期。
今以天童之开示为证:【在里不遗照,在外不涉缘;只个惺惺能照底,在者边不被诸法转,在那边不被寂灭拘,所以道:“迢迢空劫莫能收,岂与尘机作系留?”若能恁么去也,生死了不着我,因缘了不牵我,在生死因缘中恰恰自在。生时辊底来,更无异相;正无异相时,在法法真头头准,一切诸相即是自心,所以道:“万法是心光,诸缘唯性晓。”若能在一切处、一切时,不被诸缘笼络,是大智慧人。破尘出经卷,量等三千界,只是诸人妙净明心,在一切尘一切剎,与法界等;清净如满月,妙明常照烛,于诸缘中出一头地。古人道:“即此见闻非见闻,更无声色可呈君;个中若了浑无事,体用何妨分不分。”】(《天童宏智正觉禅师广录》卷五)
诚如天童所言:“只个惺惺能照底,在者边不被诸法转,在那边不被寂灭拘。”这个惺惺能照底,在这边不被诸法所转,在那边不被寂灭所拘系。何谓这边?谓真心如来藏在三界生死中,从来不曾被六尘诸法动转过。何谓那边?谓无余涅盘之中;诸阿罗汉的真心如来藏在无余涅盘之中,也是一样不会被寂灭所拘束的。何谓惺惺能照?惺惺者离六尘而了了分明,不在六尘中起见闻觉知,却能够了了分明的观照祂所出生的种种法,故谓惺惺;真心从来不曾昏沉、睡眠,永远清楚分明的了知祂所观照的六尘以外一切法;亦谓二六时中,不论是眠熟位、正死位、闷绝位、处胎位中、灭尽定中,都是永远惺惺了然分明而不昏沉,这才是真正的惺惺。能照者,谓能了众生心行,能了异熟果报的时节因缘以及山河大地一切世界;小者,举凡七识心之心行所欲,真心如来藏都一一了知而无遗漏,故说能照;大者,举凡山河大地、十方世界万法,都在祂所默照之中。
这个“在者边不被诸法转,在那边不被寂灭拘”的如来藏心,才是天童所说的“惺惺能照底”,不是在讲觉知心的长时间离念境界,或是短时间离念境界,或是前念与后念中间的剎那离念境界,这都是意识觉知心的六尘中的境界,不能超脱于六尘之外。因为不能超脱六尘以外,所以常常会被六尘所转,常常会被诸法所转。离念灵知心住于寂静无声、无念境界时,正是被一念不生的寂静境界所拘;不能像如来藏一般在吵杂丛闹的境界仍然寂灭,也不能像如来藏一般在寂灭境界中却又能够不断的应对七识心、应对离念灵知心的心行,所以祂是永远都不被寂灭境界所拘而自由运行的。离念灵知心则无法如此,所以不是天童所说的真心。
离念灵知心,永远都不离六尘或定境中的法尘境界,而且眠熟就暂时断灭了,不再惺惺了,也不再历历分明了,这不是真正永远惺惺的真心,故非天童所说的惺惺历历之心。离念灵知心又不能确实了知七识心的心行,因为离念灵知心正是七识心自己,不是相对于七识的存在而了知七识心行的真心。而且,离念灵知心对于祂自己的心行,也是常常不能确实了知的,所以常常有人这么说:“潜意识里的想法,自己往往是不知道的”。然而真心如来藏对七识心的想法,从来无有不知者,这才是真正能照之心,这才是天童所说的惺惺能照之心。
然而真心如来藏虽然永远都惺惺而能照,每一剎那都是如此而不曾间断过;但祂却不是想象之法,也不是离念灵知心的了了分明的了别性,而是六尘以外的了别性,祂不在三界中的六尘诸法上面了别,所以祂陪着众生在三界中时,祂自己不会落入三界六尘中,所以就没有善恶分别,也没有喜怒哀乐的情绪,当然不会被诸法所转而动心。等到祂出了三界时,在无余涅盘那边时,却又不会被涅盘中的绝对寂静境界所拘系,祂自己无所谓寂灭或丛闹可说,因为祂从来不在六尘中,也不住在寂灭的境界中;只有会与六尘相应的离念灵知心,才会有喧闹或寂静可说,所以真心如来藏是永远都不会落入寂灭或喧闹二边的,但是离念灵知心却完全无法住于这种二边都不到的境界中,所以说,天童宏智的悟境,决定不是离念灵知的境界。落在离念灵知心而大力弘扬默照禅的大师们!您现在应该清醒了。
所以天童随即又道:【若能恁么去,闻声便悟道,见色便明心。到恁么时,不被一切法碍,物物皆自己,心心绝诸缘,何处不成等正觉?何处不转大法轮?何处不度脱众生?何处不入般涅盘?若论此事,不论僧俗,不在久近;若尔一念相应,照体独立,物我皆如;在一切时,圆陀陀、明了了、净裸裸、赤洒洒,堂堂地现前,在一切时成佛作祖。只为尔放不下,自筑界墙,便见有自它;是尔自碍三界,三界岂曾碍尔?若自不作障碍,便是普遍底身、普遍底心,是大自在底汉。】(《天童宏智正觉禅师广录》卷五)
依据天童禅师这一段开示,他所悟到的心,是心心绝诸缘的,是随处都成等正觉的,是时时刻刻都在大转法轮的;悟前本就如此,悟后也是如此;屙屎送尿时莫非如是,也是随处都住于涅盘境界中的,不是灭了十八界才出现涅盘境界的。天童说的真心也是随时都在度众生的,是悟前就已在度众生的,是一切有情、无情都在炽然说法的。但是离念灵知心,显然无法如此;这些开示,都显示天童宏智禅师的悟境,决不是离念灵知意识心。一切真悟之人,皆得从禅师开示语中,随即分判其悟之真与假,错悟之人所不能知也!错悟者说法,有时学真悟者所说,一定有个现象:有时歪打正着而说对了,然而大部分都说错。真悟者所说的真心,一切时都说对,不会说错法。天童亦复如是,处处皆依第八识如来藏之体用而为人开示,同于大慧之悟处一般无二,都不是静坐长时间的一念不生,而是忽然间一念相应而悟入的。特以默照之法极难证悟,每每令人久坐默照而难免同堕离念灵知意识心境界中,是故大慧在面见天童之前说为默照邪禅,非无因也!大慧后来说的默照邪禅,则是指误会天童默照禅开示的学人,而不是指天童自己的默照禅了。
天童正觉禅师云何亦是以第八识如来藏为悟?今以其开示,举示天下一切真悟之人,即知平实不曾谬言也:【师乃云:“衲僧家,做得妙,田地自然稳密,受用不妨萧洒。有底如俊鹞打鸠相似,打着打不着,便恁么去;有底如钝猫候鼠相似,候着候不着,只恁么守。直饶打得着、候得出,若体若用,自然有个省发处。所以沩山问仰山:‘终日只闻子声,不见子形。’仰山撼茶树;沩山云:‘子只得其用。’仰山云:‘和尚作么生?’沩山良久;仰山云:‘和尚只得其体。’兄弟!得体底人,生死摇动不得;得用底人,纵横留滞不得;若也在表,不被物碍;在里,不被寂困;往来宛转,自然成一家去。方知沩山得体、仰山得用,他家父子有相就底处所,亦有相夺底时节。若也打得彻去,方知沩仰父子俱不虚弃:在体时,体中得用;在用时,用中得体。所以道:‘借功明位,用在体处;借位明功,体在用处。’且道:总不借时如何?偏正不曾离本位,无生那涉语因缘。”】(《天童宏智正觉禅师广录》卷五)
这一段开示,真正明心的人,一读就懂,说的正是第八识如来藏的体用内涵;这绝对不是离念灵知意识心能套用上去的,不是专在一念不生的惺惺寂寂境界相上面用心的。由此证实:天童宏智禅师是以第八识如来藏作为证悟标的。天童说:“有底如俊鹞打鸠相似,打着打不着,便恁么去。”这就是大慧的看话禅行门。天童又说:“有底如钝猫候鼠相似,候着候不着,只恁么守。”这便是天童弘扬的默照禅。二门都可得悟,平实今世即是以默照之法而在静坐中悟入,所以默照禅并非不能悟入,只是极为困难;证悟后了知这里面的关节,所以平实度人以来,禁止学人静坐求悟,规定会中学员必须学会看话头,在俊鹞打鸠当中悟入。二法虽有难悟易悟的差别,但都有可能悟入,所以天童说道:“直饶打得着、候得出,若体若用,自然有个省发处。”直到有个因缘出现了,打着了或候着了,真心如来藏的体与用,自然就都明白了!
所以天童云:“若也在表,不被物碍;在里,不被寂困;往来宛转,自然成一家去。”这是说:如来藏在事相表面上,不被一切物所障碍,不被六尘万法所转,却又不妨碍祂常住在寂灭境界中;当祂常住于寂灭境界中时,却又同时可以事事无碍的运作不断,也能在语言文字喧闹境界中保持寂灭境界而继续运作不断。乃至觉知心正在梦境中颠倒时,或觉知心断灭而眠熟、而入灭尽定时,祂都继续保持着寂灭境界而又运行不断。证知如来藏而现前观照到祂的这种不被物碍、不被寂困的实相境界时,往来宛转一切万法,都汇归于如来藏了,自然就成为一家子里的法了,妄心、六尘万法也都归如来藏所有了,自然就成为一家子的法了,这时又岂有真心、妄心可分别?这就是天童禅师所悟的心,当然不是离念灵知心所能做得到的,当然不是离念灵知心所住的境界。
天童禅师又引述南泉普愿禅师之语,破斥能见、能闻底意识觉知心:【南泉和尚道:“我十八上,便解成家立业。若当时识不破,过后望崖赞叹,已是剑去久矣!更向根境法中捏怪道:‘闻底岂不是佛?见底岂不是佛?’用根、境、识作道作理。直饶尔安排得顺,斗饤得成,远之远矣!那时做手脚不办,又是七颠八倒,向甚么处洗得头面净?向甚么处着得手脚稳?尔但一念万年去,口边白醭去,便有相应底时节。”古人不曾将一言一句向者边为人,只教尔了却那边,却来者边行履。】(《天童宏智正觉禅师广录》卷五)
然而今时诸方大师与禅和们,同堕于离念灵知心而自以为懂得默照禅以后,浩浩同声总道是悟,却不曾认真读取天童开示以了解默照禅的真义及诸祖真言,都不肯依 佛陀经教寻觅真心如来藏,只在根、境、识上作道理,更道能闻底是佛、能见底是佛,总落在能觉能知意识妄心上面,依旧道眼未明、生死不了,更与真善知识诤竞,妄言禅宗所悟的真心不是第八识如来藏,如是之人落入意识妄心中,我见、常见尚且断不了,能有什么功德受用?所以天童便把赵州的开示取来说向众禅和:“更向根境法中捏怪,道:‘闻底岂不是佛?见底岂不是佛?’用根、境、识作道作理。”如是破斥了能闻、能见底意识心以后,天童随即又道:“如今一般汉,将禅册子上言语,作道作理、作佛作法,几时得了去?”教导大家:务必真得求证如来藏以后,才能真的懂得祖师言语中的密意。果真天童所悟得底是离念灵知意识心,他又何必取南泉普愿禅师这一段开示来斥责自己?大师们读到天童这段开示以后,总该觉醒了吧!总该扬弃离念灵知心是真实心的邪见了吧!
本文标签:如来藏(496)大慧宗杲(19)默照禅(22)离念灵知(20) 本文关键字:默照禅,如来藏,离念灵知,大慧宗杲
愿所有功德回向:

自归依佛,当愿众生,体解大道,发无上心;自归依法,当愿众生,深入经藏,智慧如海;自归依僧,当愿众生,统理大众,一切无碍。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涂苦;所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Copyright © 2015-2018 如来藏 www.rulaizang.cn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208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