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手机版 | 如来藏网:倡导正知正见正修正行的学佛门户网站

热搜: 三乘菩提  涅槃  悟道  公案  十信  菩提

当前位置:如来藏网>读书>三乘菩提系列讲座文稿>坛经辩讹>

坛经辩讹 第01集 孙正德老师主讲

[坛经辩讹]  发表时间: 2015-04-22 18:31 点击: [放大字体正常缩小] 关闭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非常高兴,今天我们又有这个机会来讲课,主题是“坛经辩讹”。
“六祖坛经”,我们导师觉得这个经,其实六祖坛经这个算是论,菩萨的论;它取作经,其实当初的取法应该是六祖的一个论,一个论述,因为菩萨写的都不能叫经,佛讲的才能叫经。既然当初的名字是这样,我们就知道这个不是佛经的经,而是菩萨写的论,当初的名字取成这样子。那坛经里面其实有很多六祖的方便说,还有他的说法里面经常被误解、被曲解,曲解他的意思,把六祖的方便的意思当作究竟的意思,还有六祖里面含摄一个修道的过程,可是有人把它省略掉,当作六祖就是这个意思。所以等于说坛经其实里面是有一些地方要来说明,借这个机会,刚好借这个机会。
您会看到说:“怎么好像有一个刘灿梁(梁)这个名字?”这个也要跟大家解释一下因缘。今天为什么大家有机会来讲课?缘起也是刘灿梁(梁)这个人。我们上一次讲课的时候,曾经跟随他学的人有会面的一次机会,我们是要把导师对他的一个看法,以及希望他转变的整个用意转达给他,因为他一直不肯来跟我们会面,我们一直把信号发出去,希望他来跟我们会面,那他一直不肯。为什么一直说要跟这个人会面?因为他现在是:第一个未悟言悟;第二个是破坏正法非常严重。今天早上大家看到我们导师讲经,你已经知道,我们的出发点都是在救,他目前是业很重的人,要救他!不是为了去排斥他、抵制他。我们来做这个事请是为了挽救他,挽救他以及挽救一起跟他学的人,因为一直跟他学的人是被他误导,是自己本身不知道而是被他误导,不知道真正的佛法道理是什么?所以以为他说的是对的。可是藉着我们的说明,终究有很多人发现到,原来我们这样如理的依照佛的教导来这样弘法学法才是对的,才是一个菩萨应该走的路。在我们上一次讲过以后,他有回应,他回应的是,答应我们说在九月十三号到九月二十八号要到台北来跟我们会面,来台北的正觉同修会来跟我们会面。透过他的跟我们会面的一个学习的人又来转达,这个时候他转达几点(我们这个都有信件),他说,他表示说很期待和我以及蔡老师会面,说因为他八月份在纽西兰做身体的全面检查和治疗,所以九月十三号才可以回到台湾;同时说,希望有以下三点回复:第一点刘灿梁(梁)对同修会的关注和指导表示诚意感谢;第二点,刘灿梁(梁)会在九月二十八号之前去同修会,拜访孙老师和蔡老师;第三点 因为刘灿梁(梁)在职学校每周二晚上六点到九点有课,所以他在拜访前电话来联系具体时间。这是他当初给我们的,所以我们就把这件事当是承诺,当做一个承诺,他对我们的承诺,我们也接受他的承诺,所以我们就把这个时间空出来。本来我们是九月份也要来走访其他地方,因为有的同修可能知道,可是为了这个,所以我们把时间留给他。而且这个部分我们也说可以,没有问题,请他最后确定日期以后,请他跟我们的教学组窗口联系,我们也接受他用这个别人转述、别人转的方式来接受他日期的订定。七月三十一号也回信说,没有问题,这个事情是确定的。可是我们呢,就这样子时间一直过,结果还没有到九月十三号,到九月二十八的时候,我们就接到信息了,接到什么信息?接到他到纽西兰的信息,因为他现在是移民到纽西兰,他在纽西兰他有一个跟他一贯道的道亲讲课的场合,这个时候就说了,他在纽西兰就说了,说他表达对导师很不满的言论:第一个,他说 导师在2003年禅三的时候闷厥晕倒(这书中有写,导师从来不会去覆藏什么事情的)他说导师醒来以后性情大变,说自己已经是四地菩萨,说 导师自己说他自己已经是四地菩萨,跌倒以后醒来性情大变。而且还说 导师把我们会中其他开悟的菩萨定位初地菩萨。所以说只是定为我们,以为我们是初地菩萨,所以才会有2003年那些人出走,因为不满说,导师只定跟他学跟他开悟的人是初地菩萨,他自己是四地菩萨,所以因为这样才出走。这是从纽西兰传来说是这样子的,来告诉他们的这些道亲,讲课的时候这样讲。这个事情我们看到以后觉得说,因为那个时候九月二十八还没有到嘛,我们还是持续的等,因为我们觉得说承诺,您的承诺,我们不会废毁您的承诺,我们还是接受他的承诺,可是他在八月份到纽西兰就已经开始在批判老师了。你一定想说:“他不回来了!”可是我们还是遵守承诺,九月二十八号以后再看嘛!我们还是觉得,既然你文件已经来了,那我们就等。可是你看到这个你就知道说:“他根本不会想要来跟我们会面”。这里面他所说的的部分我们看到,我们都说:“啊!我们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被定为初地菩萨?我们都不知道。不可能嘛!这个不可能。”我们开悟的人,导师已经说是七住不退,见性是十住位,之后就是进入行位,这个很明确的;这个所证,然后“位”在哪里?所断的是什么?非常明确。这个我们都不会去自己说:“自己是初地菩萨。”可是他这样子说,等于是对同修会的一种毁谤。这个事情我们还是等,等到九月二十八号就没有消息了嘛!可是上海的他们的随学者一直认为说:哎呀!他们老师刘灿梁(梁)一定跟我们会面,其实是没有!那后来呢,导师说:“既然这样子的话”,(我们那时候是说,他如果没有来跟我们会面,我们就会写书出来,把他所说的课写书出来。可是写书出来要花很长的时间),导师的指示说:“那你用讲课的方式吧!”我们快速的把他的资料整理出来以后,就重点都择录在这个你看的讲义里面。就从他的讲课的东西择录出来,我们会一一告诉你说:为什么他是错?他解释错的地方在哪里?他悟错的地方在哪里?他曲解经文的地方在哪里?他戏谑地把 佛拿出来当作一个调戏的对象,对 佛非常不尊敬的地方在哪里?你如果是佛弟子你会接受吗?这讲义里面,你可以一张一张翻来看,回去以后还没有讲到你都可以先看,我们会做一些举证解说,我们绝对不是凭空来说。还有今天要给大家一个概念,就是说:“今天我们绝对不是以说是非的方式来说。”因为 导师在书中里面做摧邪显正不是在说是非,说是非是在说这个人的行为如何?这个人怎样怎样?那个才是。这个人生活中什么事情,那才是。说一些他生活中的犯戒行的那个部分,生活里面的戒行,律仪里面的戒行,那个是在说是非。而且我们也不是在说四众过,为什么呢?因为到目前为止,刘灿梁(梁)都还没有正受三皈依,没有正受菩萨戒,所以他不是菩萨,不是佛弟子,所以没有所谓说四众过的问题。说四众过的意思是什么呢?就是我们菩萨僧团里面,大家学戒了以后,犯了过失以后,但是人家有忏悔了,那你如果今天是听他忏悔的人,他忏悔过了,可是你听他忏悔你却去跟别人说:“某某某他犯了什么过失。”人家已经忏悔,可能把你当对首忏,或者是对众忏的对象,可是你知道了,你去说给别人听,说:“某某犯什么过失。”那这样情况下就是说四众过。所以要知道说,四众过是在僧团里面同样学戒的,那我们在学戒的过程,是希望大家能够经常忏悔,清净以后重新学习,所以学戒本身不怕犯错,忏悔清净重新学习,忏悔清净重新学习,每一次藉这个机会让大家一直知道说:“原来那是过失,那是我们应该调整的,我们应该怎么做!”
那他呢,基本上没有正受菩萨戒,也没有正受三归依,这个道理等一下也会说到,这个资料我都有印出来。所以我们今天可以讲说:“为什么我们今天要特地来用他的东西来讲呢?是因为他的东西主要是盗法所得。”那“盗法所得”是什么意思?就是说,他今天不是依佛弟子的身份来学习这个正法,他是以一贯道的身份,因为他当了一贯道的讲师,当了二十几年,在他当初接触 导师法的时候,还是一贯道的讲师,他并没有正受三皈依,也没有正受菩萨戒,那他盗法的源头是我们已经退失的人,2003年已经退失的人杨先生那边,这个我们有证据。因为认识他二十几年的人,都跟我们说,说他早期就跟杨先生有过往来。而且他早期也跟他的一贯道的道亲说,他因为看了 导师的书,所以进步很大,他之前的知见都是错的,这个他讲课讲的时候,这个我都有印出来,可以证明我并没有说错话。他自己跟别人说,他自己以前的知见都不对,自从读了 导师的法以后,他的知见才转过来。可是他仍然不是以佛弟子的身份,他还是一样以一贯道讲师的身份,那这样是什么?就是盗法。因为他不是真正依止三宝来学法,不是以佛弟子的身份来学法。因为这样子,将盗法所得拿去讲的这个过失很重,这是地狱罪。
大家知道须深的事情吗?外道须深,在经典里面 佛有举出来说,外道须深他当时,释迦牟尼佛来成立僧团以后,因为身口意清净,法又是如理作意,让人真实解脱的,所以得到很多的供养,那外道就失去供养,外道为了要得到供养,他就派一个须深(利根的人),说:“你去看看人家瞿昙那里到底学什么法?你把它学过来,以后用他的东西来讲,我们就可以得供养。”他是用这种方式派须深去盗法,所以称为“盗密出家”。为了盗密而到世尊座下出家,他还有真的有出家喔!还真的是有归依,以外道的身份,可是为了盗法而真的出家,而表相上就依止。可是呢,在过程里面他心中还是认为,他们的禅定是解脱,因为外道就是世间法上他们就一直想要求解脱,是以禅定为他们修道的方法跟目标,以为那是解脱。所以他就问跟他一起的这个比丘,因为比丘说他已经“所作已办,梵行已立”嘛,那就表示他已经解脱。他就问他说:“你是因为证得初禅而解脱吗?”他说:“没有,不是!”“那你是证得二禅吗?三禅、四禅吗?”这比丘说:“不是。”他说:“那你没有正受得禅定,为什么你说你已经解脱?”因为外道不懂得佛法,所以认为一定要证得禅定。那这个比丘说:“没有,因为我是慧解脱。”这个时候须深觉得好奇怪,他就去问佛,问了佛以后,佛就跟他解释说:“他们是‘先知法住,后知涅槃’。”他不懂什么叫“先知法住,后知涅槃”?因为外道没有基本知见,所以外道里面没有解脱法,只有佛法里面有解脱法,大家一定要有这个观念:外道没有解脱法的,佛法中才有真正的二乘解脱,还有大乘佛菩提道,这整个是真正的究竟解脱。所以他问了 佛以后,佛就跟他说,佛当然知道他是盗密出家,佛怎么会不知道呢?可是祂就观察,观察他到底怎么样?他问 佛的时候,佛就告诉他这样子。那他不知道什么是“先知法住,后知涅槃”?佛就跟他解释十二因缘法,解释完以后,唉呀!这个须深终于断我见。解释十二因缘法断我见以后,“唉呀!”他终于知道说:“原来啊!”因为他已经证得禅定又断我见了,那是接近解脱啦,证了禅定又断我见就叫“接近解脱”,已经有三果的证量。所以他当时就觉得说“唉呀!”得了法以后,他马上跟 佛忏悔说“我是来盗法的。”得了法以后,因为他知道不对,差很远,他就承认他盗法,然后 佛就叫他忏悔,佛说你应该如何如何忏悔,你应该要见自己的错误,知道自己的过失,见自己的过失要忏悔;佛就教他:“你该怎么怎么忏,这样子你未来世还是不失这个功德不失威仪。”须深就真的忏了。忏悔过后佛就告诉他:“凡是以盗法为目的,来盗得法的,把盗法所得拿出去讲的,都是要受地狱罪。”什么样的地狱罪呢?佛跟他譬喻说:“一个国王抓到一个小偷以后,把他绑在那里,早中晚每一餐都是三百矛这样打他,早上一百矛,中午一百矛,晚上一百矛”,问须深这样痛不痛?须深说:“一矛就很痛了,还三百矛”,佛就告诉他说:“如果是盗法所得,再把盗法的内容拿去跟外面讲,是比这个还痛苦。”那就是地狱罪嘛!
所以盗法所得,我们是不希望因为他这样子,犯了过失这么重以后,去跟他学的人又不知道,而且跟他学的人还以他在“坛经”里面所说的方便说,以为说不必真正三皈依不必受戒,那就是已经成就为佛弟子了,就是菩萨啦。那就是误导学人的地方。误导学人,这个是刘灿梁(梁)本身的过失,那学人不知道啊!我们就借这个机会救他,我们要说出来,要救不知道而跟他学的人。而且我们也是希望说,希望刘灿梁(梁)能知道这个过失很重;我们之前希望跟他约就是要摄受他。你知道 导师的心量很大的,希望摄受他以后,希望他回归到修学的次第,能够忏悔以后,回归到修学次第,然后慢慢再,我们还是有那个计划说,还是要培养他嘛!让他继续能够回归到真正一个佛弟子的一个修学次第,将来说出来是真正的佛法嘛!但是他就是不愿意,不愿意的前提就是他在纽西兰所说的话,大家已经知道了。
本文标签:坛经辩讹(21) 本文关键字:坛经辩讹
愿所有功德回向:

自归依佛,当愿众生,体解大道,发无上心;自归依法,当愿众生,深入经藏,智慧如海;自归依僧,当愿众生,统理大众,一切无碍。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涂苦;所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Copyright © 2015-2018 如来藏 www.rulaizang.cn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208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