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手机版 | 如来藏网:倡导正知正见正修正行的学佛门户网站

热搜: 三乘菩提  涅槃  悟道  公案  十信  菩提

当前位置:如来藏网>读书>菩提路>远惑趣道 第二辑>

弘法篇

[远惑趣道 第二辑]  发表时间: 2015-04-16 09:13 点击: [放大字体正常缩小] 关闭
◎ 贵报连续几期在〈般若信箱〉中说,萧老师的书籍在大陆出版的事情,看起来似乎困难重重;但是印顺法师、南怀瑾居士……等人的书籍,不也在大陆顺利的出版了?贵会所说,难免使人怀疑是否有夸大和搏取同情之嫌?(20-11)
答:大陆部分政府单位歧视台湾佛教界,这是事实;因为大陆部分政府单位对于台湾佛教人士之书籍,常以“境外佛法”为由加以种种阻挠,不依国内佛法书籍之一般审核标准,常常外加许多层次之审查,视同“国外人士”之书籍而向上层层提报审查。有时少数的省新闻出版局甚至会因为 平实导师是台湾人士,就视同国外人士而把 平实导师的书籍选为特别选题,上送到国务院新闻出版署及宗教事务局、中国佛教协会审批,才能获得准许出版;《禅—悟前与悟后》的出版,就是经过如此极为繁复的许多层级严格审查,并且劳动中央级宗教主管单位及中央级的新闻出版署等许多机关及官员的层层严格审核之后,才终于核准出版的。所以 平实导师的书籍,经由这种缘故,现在已是大陆中央政府机构认定许可的宗教书籍了。
国务院宗教事务局辖下的宗教文化出版社,相较于川大出版社的大陆版《禅—悟前与悟后》一书的超过一年时间,可以算是以很短的时间而出版了大陆版的《真实如来藏、禅净圆融》二书,这是很令人鼓舞的。但是,不论川大出版社或宗教局的宗教文化出版社印出来的 平实导师之书籍,各单位的审核、印制……等,都很辛苦,都必须从实质上来加以检查研究之后,才能作出正确的决定来;所以,川大出版的《禅─悟前与悟后》,历经时间超过一年;宗教文化出版社的出版,也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才完成;这三本书籍,从开始申请到出版流通为止,其过程之曲折与艰辛,只有各政府单位的主办人员与二大出版社的主事者才能知道,绝非大陆佛弟子们所能了知,更非台湾地区佛弟子们所能了知;所以我们并非没有在努力,而是在藏密喇嘛和未悟言悟的大陆大法师们的多方抵制、阻止下,确实困难重重,希望大陆佛弟子们多多体谅。
在台湾,从申请书号到印刷出版、书局上架流通,一般的流程大约只需25天即可全部完成,也都不须作任何说明、沟通,是完全自由出版、自由流通的。但在大陆则须超过一年的时间,从地方到中央,历经各个层次的严格审核以后,才能出版给大陆学人在书局请购到。只有在各省宗教局、各省新闻出版局,能认同 平实导师的正理,客观而不受各省佛协中的喇嘛与大法师们的影响之情形下,各省新闻出版局不因为这些人的影响而把 平实导师的书籍审核,提报为特别选题而移送中央单位审查,而是直接就准许出版时,才有可能缩短出版的时间;所以,在目前大陆的宗教环境下,我们以后再度于大陆地区出版 平实导师的其他书籍时,仍然将会遭遇到同一情况:被省新闻出版局提报为特别选题而移送中央主管机关特别加以实质审查。而我们的人力物力与时间都很有限,所以大陆广大学人对 平实导师局版书的获得,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仍将是困难重重。未来能否改变这种状况,端视大陆地方政府对台湾佛教界所传佛法能否改变目前“境外佛法”的政策而定,以及能否摆脱邪淫邪教的密宗喇嘛和未悟言悟的大法师们对各省佛协的掌控而定,但这并不是我们正觉同修会所能决定或加以影响的,希望大陆神州的广大佛弟子,对我们能有多一点的耐心与包容。
此外,南怀瑾的书籍,因为他的法义和那些悟错了的大法师们一样,也和藏密喇嘛们一样,都是以意识心、离念灵知作为真如心,和大陆悟错了的大法师、喇嘛们并不冲突,决定不会剥夺他们“开悟圣者”的假身分,不会影响到他们的名闻与利养,所以不会被大陆的大法师们向各省宗教局及新闻出版局阻挠出版;又因为南怀瑾的书中也认同藏密,他并不知道藏密的所有法义都是以双身法的乐空双运为中心而修行的,也因为他认同双身法的乐空双运的觉知心为真如心,所以他从来不否定藏密的法义,他认同藏密的法义,所以,南老师的书籍在大陆印行与流通,就不会像我们一样的遭到藏密喇嘛们运用势力加以抵制。
至于印顺法师的书籍,本来是反传统、反中国佛教的;但是因为他以大量的著作,并以六、七十年的时间大力的弘扬,十年来又每年花几百万经费来举办印顺思想研讨会,公开的假藉学术界人士的声势来捧他,运用某些学术界的力量,塑造成佛学大师的表相,所以后来渐渐的没有人敢公开的反对他了;也因为他的书很难理解,因为他说的法义都很隐晦,又常常有前后自相矛盾的情况,但是别人指出这个现象时,他又狡辩说没有矛盾;而提出指正的人们,通常在般若正理上也没有证悟,不能直接在教义上破斥他;所以六、七十年来,一直都没有人能真正的理解他的思想,所以没有人能确实知道他的落处,尚不能与他对话,更何况能指出他的谬误所在?再经由他的门徒们努力弘传,经过六、七十年努力的流通他的著作,十几年来已经几乎打进台湾全部的佛学院了(现在台湾的各大佛学院已经针对这事而加以检讨和改变了)。
在大陆的情况也大约如此,所以他反而以否定中国传统佛教的本质,长期经营、摇身一变而成为现在中国传统佛教的代表了;所以他现在是以反传统佛教、反中国佛教的本质,而代表中国传统佛教了。但是这个事实,知道的人很少;即使知道了,也不愿意或没有能力出来指正;所以他的著作在大陆的出版与流通,当然也就没有问题了,这是他的徒众们历经几十年的努力才达到的成果。
但是 平实导师的著作,是要把历经六、七十年来才建立起来的错误的现状重新翻转回来,想让中国佛教再度回归到传统佛教来,大陆那些认同印顺法师邪见的大法师们当然会极力抵制。又因为 平实导师破斥了藏密的邪淫外道法,也在书中法义上面,间接的显示了那些未悟言悟的大陆大法师们的常见见,所以藏密喇嘛们与错悟了的大法师们一定会联合起来抵制,我们正法就变成四面为敌了。因为树敌极多,当然会受到那些既得利益的大法师与喇嘛们的合力抵制;在独力支撑的状况下,在大陆地区尚未开放宗教书籍出版自由的情况下,会受到喇嘛们与某些大法师们极力的不当抵制,当然很难顺利的在大陆出版与流通。在大陆地区的这种情况尚未改变以前,也只有请大陆地区的佛弟子们,多多体谅了!请大家多多祈求大陆神州出版自由的日子赶快来到,或者祈求因缘赶快成熟,使全部的省宗教局、省新闻出版局都能认同 平实导师救护学人的苦心吧!
◎以前读过萧老师的书,说祖国还没有宗教法规,没有弘法的依据,所以正觉讲堂不宜来祖国设立道场弘法。现在有好消息了,祖国已经有了更完整的宗教法规,后学寄给您们作参考,再一次请求您们赶快回来祖国弘扬正法,挽救被误导的祖国佛子们!再一次的向您们表示我们的盼望与感谢。(21-11)
还有,大陆这个新的宗教法规内容与精神,是自己前后互相矛盾的:因为在第二章第七条的第四项中规定,不得含有“宣扬宗教极端主义的”,也规定“应当遵守法律”的;可是西藏密宗的教义并不是佛教的教义,因为他们的慧灌、密灌、无上灌,都是师徒乱伦交合的,也都是假藉编造的教义来淫乱民众妻女的,这正是民法亲属篇中所讲的通奸罪,这难道不是在“宣扬宗教极端主义的”吗?难道不是违背民法与刑法等法律吗?我们正是帮助政府破斥这种宗教极端主义的,破斥这种违背民法、刑法的通奸罪的,但是大陆某些地方政府却对我们的正法力量加以打压,不允许大陆支持正法的网站继续存在,而加以不当的“关怀”,使正当的网站不得不关闭,正好与自己所订《宗教事务条例》第三条的精神颠倒。
第三条中规定:“宗教团体、宗教活动场所和信教公民应当遵守宪法、法律、法规和规章……。”但是藏密喇嘛们传授的法义却是师徒乱伦,而且是常常与别人妻女通奸的邪法,这难道也合乎大陆的法律、法规吗?我们不知道大陆的民法亲属篇及刑法是怎么规定的?可是眼前看来,大陆喇嘛们与所有的异性徒弟假藉修法名义而暗中或公然的通奸,似乎是被新的宗教条例所允许的,并且似乎是被认定为合乎佛教教义的。我们正觉同修会出书辨正“藏密不合乎佛教纯正教义、不合乎民法维护善良风俗”规定的正法书籍,却被福建厦门海关退回,不许在福建省流通;连大陆人士自动设立的与我们无关的二个网站,也因为他们支持我们维护善良风俗,希望救护大陆学佛人不要失财又失身的善心,却被大陆某一地方政府加以“关怀”而关闭了,这真是很奇怪的事情。
我们对佛教教义有很深入的“研究”与亲证,应该被大陆政府依照新订的宗教法规第二十九条所保护,是完全合乎第二十九条规定的;但是大陆某些地方政府可能认定我们是境外、外国,所以就不肯依法保护我们的“研究”与亲证的成果,也不肯让我们将“研究”成果奉献与大陆同胞、共得利益,不肯保护大陆同胞获得这些“研究”与亲证成果的权利。
此外,该法规中也在第十二条规定必须“按照教义、教规进行”,但是佛教的教义并没有双身法的师徒交合乱伦的邪法,也没有男性师父与许多女性徒弟们轮座杂交的邪淫教义;那些都是藏密外道的天竺祖师们从外道法中吸收过来,再假藉佛教名义而在千余年前编造出来的邪经密续所说的,然后才传到西藏而广传到中原来的,那些根本就不合乎佛教的教义与教规;因为佛教的教义是教人远离邪淫的,是教人遵守戒律而不许违犯邪淫罪的。但是藏密上师喇嘛们却是公然的传授邪淫的双身法,而且藏密的教义自始至终都是专门在双身法上面修练、用心的。这种不符合佛教教义的邪淫外道法,这种原始而且是低级宗教教义的弘扬,却是被大陆新订的宗教法规所承认与保护的,而我们“破斥原始低级冒充佛教教义”的正法书籍,却被大陆福建海关退回而“不许进口”了。像这样的宗教法规,究竟是订来保护邪教、保护不符教义的藏密邪法呢?还是订来保护纯正的佛教教义呢?究竟是用来保护违背佛教教义的省佛协中掌权的藏密喇嘛与错悟的大法师们呢?还是用来保护完全符合佛教教义的正法的弘传者呢?我们对这些问题,确实是想不通的。
维护与异教之间的和谐,我们可以认同;维护各教内部的和谐,我们一样很认同;但是,维护和谐,不应该冠于教义纯正的维护之上,不应该冠于教内的教义辨正之上,也不应该冠于教义辨正的学术自由之上,应该只用在人身攻击的限制上面。但现在我们看到的事实是:大陆的某些大法师与藏密喇嘛们,专门对 平实导师作人身攻击,大力谩骂为邪魔外道,却一直都不肯也不能提出“平实导师是邪魔外道”的证据来;可是 平实导师把藏密的法义完全不符佛教教义的事实证据与理论,把藏密为何是外道的理由全部提出来了,都写在《狂密与真密》四本书中,以五十六万字的大量篇幅加以极为详细的举例及辨正,说得清清楚楚,也公开的将全书登在网站上面,大家都可以随时阅读和讨论辨正;反观藏密喇嘛们,却都无法证实他们的教义符合佛教教义的理论与根据,以后也将如同现在一样无法提出合理的辨正。
大陆某些表示已经开悟的显教大法师们也一样,他们在谩骂、指控 平实导师为外道之后,却都无法在 平实导师的近百本书中举证是邪魔外道;但是 平实导师却证明他们都是落在常见外道见解中,与佛教教义所说的开悟完全不符。我们一向只作教义上的辨正,而不作人身攻击;可是大陆各省在佛协中掌权的某些大法师与喇嘛们,却不愿出书来作教义上的法义辨正,而一直在向 平实导师作人身攻击,所以他们才是破坏宗教内部和谐的人,可是他们却至今都仍然受到大陆政府的官方保护。然而被作了不实的人身攻击,被诬赖为破坏和谐的 平实导师,却是被大陆政府抵制的人。所以我们去大陆利益同胞们的时机,显然是还没有成熟的。
这其实是很不合理的奇怪现象,真的无可奈何;我们不是不想救护大陆学佛的同胞们,而是因为大陆现在还没有“批判的佛教”的开放思想,也仍没有宗教上的学术自由可言;如果落实了宗教上的学术自由、法义辨正自由,就一定不会有这种是非颠倒的现象存在。这个事实真相,在十几年来的台湾就可以看得见了。台湾的宗教界、学术界的充分自由化,使得法义的辨正与学术论著的出版,都完全不受干预;我们也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能继续把佛教的正确教义加以宣扬,也才有可能把混进佛教中的外道法从佛教的教义中驱逐出去。这在大陆沿海地区,可能还要再等十五年才能实现,我们希望能提早十年出现。
而且大陆的佛教界仍然被普遍存在的藏密喇嘛和各省错悟的大法师们所掌控,想要期待他们放弃自身现实的、既有的世俗利益,而向政府提出对宗教法规正确修正的建议,让大陆的佛教界拥有充分的教义辨正自由,在眼前看来是没有机会的。除非所有佛教信众都认清事实了,有志一同的不再捐输钱财给他们,也离开了他们而不再拥护他们,让他们的势力完全消退,发挥不了丝毫的影响力,他们才会改变的;否则,想要拥有充分的宗教学术讨论与法义辨正的自由,就会像是与虎谋皮一样的永无实现的时候。
本文标签: 本文关键字:弘法,贵报,连续,几期,般若,信箱,中说,老师,书籍,大陆,
相关阅读
愿所有功德回向:

自归依佛,当愿众生,体解大道,发无上心;自归依法,当愿众生,深入经藏,智慧如海;自归依僧,当愿众生,统理大众,一切无碍。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涂苦;所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Copyright © 2015-2018 如来藏 www.rulaizang.cn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208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