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手机版 | 如来藏网:倡导正知正见正修正行的学佛门户网站

热搜: 涅槃  三乘菩提  菩提  悟道  公案  十信

当前位置:如来藏网>读书>局版书摘录>

01、《公案拈提系列》摘录(一)(5)

[局版书摘录]  发表时间: 2015-04-16 09:23 点击: [放大字体正常缩小] 关闭
忆昔初出道时,于诸方大德,不论悟与未悟,悉皆赞叹之,未敢稍贬一词。乃竟有诸错悟凡夫,或处心积虑、或随缘以破余法、颠覆余法,令余弘法以来横生波折,一再至三,令宗门了义正法之唯一血脉几如悬丝。距正法灭尽尚有七千余年,而势已如此;吾人若再一味退缩,不图摧邪显正,则宗门了义正法将于此界永灭,时在不久。有鉴于此,不得不起而奋斗,拈说诸方邪见,以示正道;得罪诸方名师,俾益佛子。
此前三辑公案拈提,皆不举示诸方名师姓名等,乃为避免影响彼等名闻利养故。今于此辑起,一改已往,一一举示姓名书名及其开示出处,其故有四:
一者依著作权法规定,凡引用他人著作言句,必须注明其出处,否则即成违法;余既累世受持菩萨戒,违法之事不应故犯,故今依法一一举示姓名及出处。
二者前三辑中虽已举示名师邪见而辨正之,然佛子众中,十有九人不知此诸邪见究系何人何书所说;虽知其见邪谬,而不知邪见乃是彼师所说;虽知应当远离邪见,而仍受彼师误导。而彼师以余书不指陈其姓名故,乃肆无忌惮,执意继续弘传常见外道等法,混淆佛法正理,不改邪见;故应举示名号及出处,令诸志求正法佛子知之。若有佛子知已,仍愿继续受学彼师邪见邪法,余心亦无愧疚,所应为彼作者,余已作故。
三者坊间有谓余所举示诸多邪见,泰半系属自己杜撰者;今示出处以明事实,使知余语皆有根据,非空穴来风也。
四者摧邪显正维护正法,乃证悟佛子无可推卸之责任,一切六迥向位以上菩萨,悉应肩负此责、救护众生;佛云:“菩萨摩诃萨施声闻缘觉种种乘时,发恭敬心、尊重心…发解脱一切魔系缚心、摧灭一切魔军众心;不可称量明净智慧,善能分别一切诸法,令一切众生皆成可信第一福田…令一切众生灭诸恶法、闻佛正法,句身味身悉能受持…令一切众生常乐如来正教之法,除灭一切九十六种外道邪见…令一切众生善分别知诸佛正教,悉能守护持佛法者。”若不能尔,坐令众生修学佛法而受误导、入外道法,不名慈悲,乃是无慈无悲,即成空发四宏誓愿,不名菩萨。
以此四缘,自本辑起,一改已往仁厚于名师之心,转而仁厚于广大学人;乃一一举示引用他文之出处及与姓名,令诸有智学人愿意依法不依人者,据以简别。伏愿一切志求证道佛子,悉蒙法益乃至悟入;以此功德迥向正法久住,一切有情法雨均沾同获其利,宗门血脉源远流长永无穷尽;今者此书完稿,遂题此书名为《宗门血脉》,因之造序。
时惟公元二000年新春
大乘末法孤子 萧乎实 敬序于喧嚣居
 
公案拈提第四辑
宗门血脉萧平实 老师 著
第三0七则 丹霞天然
蒲州麻谷山宝彻禅师 师与丹霞游山次,见水中鱼,以手指之;丹霞云:“天然!天然!”师至来日又问丹霞:“昨日意,作么生?”丹霞乃放身作卧势,师云:“苍天!”
一日与丹霞行至麻谷山,师云:“某甲向遮里住也。”丹霞云:“住即且从,还有那个(个)也无?”师云:“珍重!”
师使扇次,僧问:“风性常住,无处不周,和尚为什么却摇扇?”师曰:“你只知风性常住,且不知无处不周。”僧曰:“作么生是无处不周底道理?”师却摇扇,僧作礼,师曰:“无用处师僧,著得一千个,有什么益?”
采访者小姜问云:《大乘佛法的修行虽也分派别,但不外念佛号、打坐禅修、读经书等,例如金刚经或空性与唯识等经典。而在台湾的密宗弟子,多数一开始即进入密宗,毫无经教之基础;不知仁波切对此有何看法?经教在密宗的地位如何?…》
堪布卡塔仁波切答云:《基本上,显教经典是很重要的。目前在台湾的显密关系可用一个例子来作比喻:颇教好似一片已挖掘耕耘好的土地,正准备栽种植物,但还未洒(撒)种子,因此也长不出东西来;而密宗则似乎地还未整好,因此洒(撤)了许多优良种子,也仍未有结果。为了学密,显教的经典是非常基本而重要的,而由小乘、大乘、金刚乘次第上来,密续的修法才算完整。这中间只有互辅相成并无矛盾。我认为台湾再多给些时间,当显教准备接受种子,而密宗的田地也整得蛮好时,就会进入情况了。》(摘自众生出版社《觉醒的心》页二八○)
平实云:仁波切对于小乘及大乘法完全不解,对于自家密宗之本质亦完全不解,故有此类开示。密宗尚不及小乘:小乘向初果人已破我见,初果人已断我见,而今现观密续所载“金刚持佛”及莲花生、阿底峡、寂天、月称、密勒日巴、冈波巴、宗喀巴、噶玛巴……诸人所“悟”所“证”,悉以觉知心意识为恒为常、为不生灭者,堕于意识境界,未离十八界及识蕴,此名为我;如是我见不破不断,尚不能及小乘向初果人,云何奢言超胜于大乘?小乘阿罗汉尚不能知七住菩萨明心境界故。
余依密宗诸祖口诀及岩藏密续,判汝密宗乃是附佛法外遣,唯除昔世觉囊达玛笃补巴等诸大德,及除现今改依显教大乘经典修学之密宗行者。仁波切在台任堪布,觅余甚易;若于余言不服不受,何妨提示密宗古今诸师之证悟言论证据?何妨垂顾平实辨正?若不能者,尔后莫言金刚乘法阶于大乘之上,不如小乘未入流之向初果人故,汝密宗内无有真实金刚心法故。
密宗曾于西藏大放异彩者,唯余往昔世投生于觉囊壤塘,彼世自参自悟,遂多世住藏弘传了义正法,欲将正法授与藏人;然以藏人薄福故,由达赖五世援引蒙古可汗及清朝之政治势力消灭觉囊达玛,复假藉萨迦达布之手打杀觉囊派信众,诬陷余等为破坏正法者,最后逐余出藏;藏地雪域之正法因缘又复断灭。除此而外,密宗自月称、寂天、莲花生、阿底峡以来,未曾见有证悟之人,悉是常见外道之我见我执邪法,尚不能与小乘向初果人齐肩,何况超胜于大乘?而言密宗“有许多优良种子”?
返观显教大乘之法,已于台湾开花结果,汝云何言大乘法于台湾“未洒(撒)种子,也长不出束西来”?仁波切若不弃舍密续邪见,任凭整地百年、撒种洒水千年,永远只长野草毒树,于佛道之证悟上,永无开花结果之日。依显教经典及禅宗教外别传之法修行,方能证悟故;依密宗之法“证悟”者,必堕我见及断常二见故。今劝仁波切速舍密宗邪见,回归大乘,便举丹霞天然公案,共尔话无生,仁波切若能悟入,便有相见之缘:
蒲州麻谷山宝彻禅师,一日与丹霞山天然禅师游山之时,见水中游鱼(洪波浩渺,境界风吹),麻谷宝彻禅师乃以手指鱼示之(多嘴婆,岂唯汝见?)丹霞天然禅师见状便云:“是我天然!是我天然!”(是一?是二?是鱼?是天然?)
麻谷实彻禅师次日又问丹霞天然:“昨天游山见鱼,你如何体会祖师意?”(更要第二勺恶水作什么?)丹霞闻言,乃作放身卧倒之势(相随来也)。麻谷见状,已知他意,乃云:“苍天!”(的是苍天?抑或是鱼?是麻谷?是天然?)
麻谷宝彻与丹霞天然结契莫逆,一日结伴游山,路见水中游鱼,正是境界风吹,洪波鼓浪,麻谷心中无生类智法尘现起,乃伸手指鱼以示丹霞天然;此是初悟法智不久之人常现之无生类智法尘,已得类智忍故,遇一切境皆起类智法尘。丹霞天然见已,何当不知?便道:“正是我天然!正是我天然!”丹霞答语可杀奇怪,分明是鱼,云何道是天然自己?究竟是鱼?抑或天然?天然与鱼是一?是二?料想仁波切于此公案必定不会,以汝未得见道者所必得之法智忍与法智故;平实老婆,且说与汝知:天然非鱼亦非非鱼,鱼非天然非不天然,天然与鱼非一非二,仁波切作么生说个天然与鱼非一非二之理?若说不得,尽是外道凡夫,不知不见金刚心也。
麻谷与天然交情莫逆,别后各觅悟缘,非于同一禅师座下证悟;今于悟后初见,必须勘定二人所悟同异,若有异者,必有一人错悟;此事非同小可,法身慧命所系,若有差池,便致天壤之别,不可不慎,所以次日又问丹霞天然:“咋日游山见鱼,你如何体会祖师意?”虽不要第二勺恶水,然而小心不蚀本,确认一下何妨?丹霞闻言,乃作放身卧倒之势,卿卿侬侬、树倒藤枯,相随来也;麻谷见状,知他丹霞落处与己无别,乃云苍天。
仁波切既言密宗有许多优良种子,能令学人证悟成佛,平实今以此一公案征询全球法王仁波切等:麻谷道是苍天,究竟是不是苍天?苍天是鱼耶?非鱼耶?是丹霞天然耶?非丹霞天然耶?汝等法王活佛数千人众,颇有道得者否?何妨蕴处界外相见平实?
麻谷宝彻一日与丹霞天然行至麻谷山,向丹霞云:“我准备在这里住山弘法。”丹霞云:“住山弘法的事就由著你,还有那个没有?”麻谷宝彻答云:“珍重!”且道:那个是阿哪个?麻谷珍重复是何意?道这一句珍重,是有那个?是无那个?诸方法王还有道得者否?
一日天热,麻谷使扇,有僧便问:“风性常住,无处不周(楞严经语),和尚为何却要摇扇?”恁么愚卤,吃却麻谷一缸酒,犹道未沾唇,又向麻谷伸手讨;麻谷答云:“你只知道风性常住,仍旧不知无处不周之理。”拈出个纸盆子,引他入瓮;僧便问:“如何是无处不周底道理?”果然随著麻谷语脉来也!麻谷闻言,不答他语,却自摇扇乘凉--又送一缸酒与他;这僧似解未解,便礼麻谷;不知早已雁过新罗,犹向中土虚空放箭;麻谷早个瞧在眼里,便向他道:“没有用处的法师僧人,留下一千个人,有什么利益?”于今请问全球法王仁波切:第一缸酒在什么处?第二缸酒在什么处?麻谷使扇扇风乘凉,干他无处不周什么事?偏要摇扇示他?若能道得,便可不离住处与平实三界外见;若道不得,尽是凡夫外道,有什么悟处?还有道得者么?
 
公案拈提第四辑
‘宗门血脉’萧平实 老师 著
第三二七则 南泉鞋钱
池州南泉普愿禅师 师一日问黄檗︰“黄金为世界,白银为壁落,此是什么人居处?”黄檗云︰“是圣人居处。”师云︰“更有一人居何国土?”黄檗乃叉手而立。师云︰“道不得,何不问王老师?”黄檗却问︰“更有一人居何国土?”师云︰“可惜许。”
师又别时问黄檗︰“定慧等学,此理如何?”黄檗云:“十二时中不依倚一物。”师云︰“莫是长老见处么?”黄檗云︰“不敢!”师云︰“浆水价且置,草鞋钱教阿谁还?”
杭州灵隐寺故慧明法师开示云:《禅密兼修是方便法门,开门见山,不从渐入,不重事相;亦不偏谈理论,下手即在心念上用功:心念清净则生菩提,超凡入圣;若心念不清净,则起惑造业,斯即凡夫。…禅宗参话头,与密法持真言,虽有自力佛力之不同,然自他不二,同是不可说,同是以此镇一切妄念。真言功用更不可思议,故本法只持六字真言,不用话头;即以此真言破除一切妄念种子。…本法亦具三关;云何初关?学人持诵真言,持到万念归一,不起二念,名透初关;但此乃以石压草,尚非究竟。云何二关?真言持到持而不持、不持而持,是谁在持?自己亦不知;乃至同时好似有二人同持,是名三昧现前,亦名透二关。云何三关?真言持到真妄法三者不知,深入三昧而得离持正定、一无所有,即证实相,一切具足,名透三关。》(摘自南投菩提禅院《慧明法师开示录》第二版四三、四四页)
又云:《…可知禅密两宗皆重事,不执理;只依人,不依法。慧明以前说“依法不依人”,乃自愧功德不够,恐增我慢故。实在学禅学密只重师传、一切不疑,方有受用。》(同书六0页)
平实云:慧明法师淡泊自守,毫无私心,令人无比敬佩。但其主张“依人不依法”者,实有大过,往往误堕邪见之中而令师徒不能自我检查审断故。如今中台山法鼓山四众弟子,实因依人不依法故,随师共堕常见外道法中,无有能自醒觉者。
非唯未悟错悟之人必须依法而不依法人,乃至二乘无学及与菩萨真正证悟之人,亦皆必须依法而不依人;二乘无学不晓实相故,真悟菩萨尚须依于三转法轮所说诸法检点自身所悟真伪故,必须悟后依诸经法修学种智方能渐入初地及诸地故;慧明法师浑不知此,主张禅宗密宗皆依人不依法,其谬大矣!密宗之所以深入歧路而不能回头,皆坐此病所致。有智佛子或闻师示、或读师文、或被印证破参明心,随后当以三转法轮诸经印证,验其虚实;若师所言异于诸经所说法,当举示于师而辨正之,一则自身免受误导,二则警觉于师,令其返归正法,舍离外道邪见;是故一切人皆须“依法而不依人”,唯除所依是究竟佛。
慧明法师所“悟”偏邪,不能与经法印证符契,是故主张依人不依法。观其开示之证悟实相三关,合诸密宗古今祖师,然背禅宗真悟诸祖,更违大乘诸经佛旨。何故平实如是检点慧明?谓彼欲将有念灵觉心修成无念灵觉心,复将无念灵觉心分心返照,似成二我,名为“三昧现前”;后将灵觉心放舍一切法,不观不照一切法,如是安住,谓此名为证得实相。此乃邪见,欲将意识修行转变而成真如,常见外道无异,云何名为证悟实相?云何名为透过三关?其实于禅宗初关犹未参破,云何令人依止于他而不依法?
云何慧明法师此说名为邪见?此谓觉知心乃是意识,意识不可能经由修行转变成真如。真如乃从本已来即是不思善恶之体性,从本以来不曾起过一念妄想,从本以来不曾间断、非如觉知心之夜夜间断;从本以来不曾于六尘境起见闻觉知,从本以来即是第八识真如,非由第六识觉知心修行转变而成;是故慧明法师之开示乃是耶见--知见不正;此过甚多,余于《真实如来藏》书中已广陈述,读者径阅可解,此处勿烦赘述。
本文标签:公案拈提(4) 本文关键字:公案拈提系列,摘录,目录,夹山,落水,忻州,打地,003,宝
讲座文稿
愿所有功德回向:

自归依佛,当愿众生,体解大道,发无上心;自归依法,当愿众生,深入经藏,智慧如海;自归依僧,当愿众生,统理大众,一切无碍。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涂苦;所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Copyright © 2015-2018 如来藏 www.rulaizang.cn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备15020842号